one student

来到这里几乎没有动过真气。虽然有麻烦的事情,但是没有憋气的事情。
说的是几乎。。。。于是昨天,差点就破例。说来好笑,被同学的学术水平气的。
星期一做method presentation的时候,我就已经很惊讶了。我知道功底差,但没想到居然差到这个程度,眼镜碎了一地。。。。。。知识只有街头巷尾道听途说的水平。倘若你真在街头也就算了,跑到一个graduate seminar来无知+固执,我真的有些惊讶。没想到周三presentation,指着北京西站的那栋破楼居然说是一个结合东西方文化的例子。我差点尖叫起来。有没有文化常识啊,哥们。而且倘若你真要说明是结合东西方文化,你要有证据啊,谁造的,参考了谁的意见。。。。居然就凭着一个顶一个方盒子就敢硬说包豪斯。而且,reading讲的是Japanese Ise Shrine是如何在现在的审美语境下被重塑形象功能的,倘若类比,也要找个传统建筑来比较吧。居然选个90年代的破楼就敢说它们是相同的。哪里相同啊!!!!!心里尖啸,无知也就算了,无知的有些离谱啊,离谱也就算了,还死命的固执。敢和我拽包豪斯。 真是忍的好辛苦。脑子里又回想起周一的presentation,一篇final paper分析50-70年代四个拖拉机图像,一幅画面上是老人多还是男人多都分不清楚,一幅图(杂志上的漫画)看不清楚,上面的字自己也不知道也不关心,还有一幅都不知道是不是拖拉机。大家提问的时候回答不上来,却说着“我敢肯定”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已经骂起来了,肯定个鬼。。。。张口闭口高中课本历史政治的惊人愚蠢浅薄教条。。一堂课下来,除了她自己一幅心安理得理所应当的样子,大家一起暴汗。而最绝的是老师说给你提了好多修改意见,你再考虑进去。此女居然说,可是我都写完了啊,改什么改。当时那美丽优雅的老师噎的说不出话来,小鹿一样的眼睛瞳孔放大。
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老板问作为那届唯一一个出国的本科生大家对她有何感想,她说,就是特羡慕呗。。。。。 我真的奇怪了,是中央美院本科生素质教育的问题,还是性别的原因呢?我真的要问问。这是哪门子的研究生?怎么混的?当初出国申请的推荐信谁给写的?
其实她人还算不错,长的漂漂亮亮的一个老实女生,安安定定的一心想嫁人,据说因此还在中国留学生圈子内出了些名气。每天都围绕着男朋友和网上邮购,上课就沉默的吃水果零食,理想是当家庭主妇+兽医。平时总是叹我没烦恼:你生活多简单,太容易满足快乐,或是说我奇怪:大多数人都不像你这样,你居然每天晚上一个人呆在房子里能不疯? 你不孤独啊。我又不是没有神经末梢,怎么会不孤独呢?只是每个人面对孤独的方式不一样罢了,我没有吊在人家身上当饭票并不意味着我怪啊,一孤独就疯了?奇怪。 最近和她说话,越来越觉得是一具有幸福生活潜力的家庭主妇,煮的一手菜对男朋友百依百顺。 只是这样的人,跑来学什么习呢?在学术上,我真的受不了这样的荼毒。幸亏期末到了,否则真是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one student

  1. XIAONING说道:

    你还能把她杀了啊? 真逗, 没关系啦, 这么有趣的笑料, 听听就得了
    我这里想找这样爆笑的东西都找不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