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 Season 2 Pilot: Something New, Something Old

一點兒舊:人依然在京都。老樣子。屋子裡只有5度的寒冷。躲在被窩里不想出來,也出不來。

一點新:準備買電熱毯和電爐子

還有一點不經意中的決定:我破了個賭,於是便不得不徹底放棄那舊人。

2014,三十而立,要拯救更新自己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Kyoto 2014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Kyoto Kyoto 102: 關於愛情的一切

夏末秋初的韓劇「主君的太阳」,出乎意料地一開始就打進我的心坎裡。

之前就知道一定要看,因為女演員是我最喜歡的長相性格,男演員是我最喜歡的長相性格,兩位的演技又不是一般強大,所以唯一擔心就是劇本,寫好了就有「秘密花園」那樣的轟動,寫不好就像前一陣子和女殭臉配演黑道男子的帥哥,心里苦表情還得硬漢。。但是「最佳愛情」的姊妹花編劇應該至少前幾集還好吧。

特別特別喜歡孔孝真。這女神從胡蘿蔔小姐開始就各種活寶。這次四六不上調的角色除她之外沒人能演的那麼可愛而收放自如。你能想象宋慧喬或者是全智賢(這兩個都是我心水,純是風格不合無別意)一會兒披頭散髮黑眼圈的發飆一會兒又花癡吃吃笑咬手指還渾然天成嗎。那幾次鬼上身的演技,語調表情動作精準卻自然細膩。她那不走精緻修飾路線的舒服氣場,太強大。可能也是沒整容的原因,表情豐富牽動鼻子的肌肉無限賣萌。私下裡我也大大地喜歡這高個子長腿女人,有性格又隨和,穿衣又奇又有衣服架子。

我從來不知道蘇志燮擅長這種外露的精確表演方式。電影里的他總是混沌低調中不露聲色的精確,所以那拳擊手也好,黑幫老大也好,都有黑洞一樣的吸引力和說不清的自然魅力。這次他每一個眼色手勢都清清楚楚,拿捏地恰到好處,誇張也好搞笑也好都因這精準地計算而沒使這角色俗掉做作,反而有暗流的幽默。而眼神該給力的時候也到位,正諧混在一塊,成為絕配太阳的精明算計的社長。至於長相,沒什麼說的。很久以前開始就是我最最喜歡(沒有之一),單眼皮的丹鳳細眼,棱角分明的下巴,高顴骨,薄嘴唇寡言的暗笑。想起來高中迷戀的男孩子就是和他長的很像的。

本是沖著這兩個人的組合去的,然而一下子打動我的,卻是編劇的功力。其實這劇情的中心概念其實特別扯,扯到和別人講都無法開口,講出來就發現這簡直是侮辱智商:就是一個夜夜(被鬼攪和地)睡不著覺的女人抓了一個(驅鬼的)男人然後就睡安穩了,美其名曰鬼做媒。再說的惡俗直白一點,一落魄女子巴上一高大全富公子,成功改造彼此而生活的積極向上。夠扯吧。而一集一個的驅鬼溫情故事其實挺沒勁,我基本跳過。讓我一頭栽進去的,是編劇寫的那男人和那女人的愛情。這劇,從頭到尾反反復復針針見血的講的只有愛情這兩個字。

我以前從不看愛情韓劇,受不了白血病或是100集的拖。從1990初到現在,90年代末和21世紀初的日劇愛情經典故事永遠閃閃發光,如松隆子的love generation,常盤貴子的beautiful life,11,12集就把愛情這東西打造的如清晨山裡的薄霧又如早春的櫻花,朦朧美好而清清楚楚。然後2002年開始日劇就越來越不會拍愛情了,勵志職場點綴的若有似無的曖昧,翻拍漫畫的誇張淺薄,家族親情兒女情長。流行的模式竟然是夫妻之間如經營鋪子一樣舉案齊眉過日子,或者三十好幾未婚女子表面喋喋不休內心渴望圍城。一路憋屈到2012年終於出現了Last Cinderalla 這樣令人心寒的無恥例子。打著回歸心動的幌子,其實卻是賣肉,以無劇情無關無底線的暴露鏡頭無恥地赤裸裸地拉收視率。篠原涼子真是栽在這里。。。怎麼選了這麼個破戲。

在日劇原來越假越來越雞肋無味的時候,16-20集的韓劇對愛情卻是越來越精分清楚。沒有白血病(謝天謝地),不再是男王子拯救女弱智,女二也不用黑心毒蛇把女二弄成貞德把男一拖到最後一集。男女性格立體,頭腦清楚,劇情緊湊發展新穎,對白辛辣直白,再加上男人是一如既往的高大真有胸肌。漸漸地我便半棄日劇,每次想重拾的時候就碰到諸如starman烂眼睛的假情剧。。(广末凉子啊,演电影或是话剧的时候脑袋挺清楚的啊)。韓劇中三順的幾部戲都是活靈活現,那「市政廳」更是一絕。而「市政廳」的編劇的作品基本都是好貨,比如「秘密花園」,「紳士的品格」。「市政廳」里的高大男主角又是孔女神在「最佳愛情」里的對手,而「最佳愛情」的配角去年也演了部大賣的王妃還把男主角賺回現實中去了。這些韓劇對愛情描寫的淋漓盡致,對白妙語連珠又語帶雙關,劇情不落俗套跟上時代,在營造浪漫時永遠出乎意料。近幾年的主題大都是愛情命中注定(都曾經偶遇過)但又一定不是青梅竹馬/初戀(謝天謝地),而成熟的愛情讓人成長,變成更美好的自我。最明顯的如「守護BOSS」,「秘密花園」。

「主君的太阳」的作家才華漫溢地用最扯最誇張的形式,反反復復地說著真愛這兩個字。愛情就應該是命裡注定,只關乎你和我對彼此的感覺。所以孔太阳和朱社長相遇地莫名其妙,又直接用手指觸電宣告緣分開始,而後來短暫失憶的俗套其實說的更明顯:是你的就是你的,怎麼都是你的,又觸電了吧。愛情也很純粹:太阳從一開始便直接看透倒霉的富家公子的本質:這個男人在身邊便可以安心入睡。什麼億萬身價錢財從未入眼。而那滿腦子算計的男人倘若不是隨心而動,是不會用腦子為行動找一萬個理由的。心動一路陷落的男人大腦很發達,於是一路嘀嘀咕咕伶牙俐齒地分析自己的沒用,又刺激那姑娘的自尊心來平衡自己,心不甘情不願頭腦清楚地一步一步把自己全都賠上去。編劇最牛的便是明白告訴你,真愛不是盲目的。純粹的愛情是腦子看的很清楚,也不是完全心甘情願,會害怕,不安,卻還是跳進去,不是因為習慣,而是因為我愛你。

白馬王子捨身跳進灰姑娘的破瓦房,童話到這裡結束,那之後呢。孔太阳躲開了。理由不是什麼外在的社會地位懸殊,如裡面反覆用的Candy的隱喻。孔太阳是吃素的嗎,開玩笑。高招的編劇通過這處處見鬼的女人的堅持告訴你,兩個人在愛情中是要內心平等的地位。我的靈魂和你一樣閃閃發光。不是你屈尊來拯救我,也不是我落魄而高攀。拯救自己要靠自己,所以我要先找回自己,再來愛人。而愛我的人即使嘀嘀咕咕,也必將尊重我等著我。愛情永遠不是一個人的,誰追誰跑,倘若參雜了這些陰影,愛情終究會變質成一場計算誰賠誰賺,不會永遠。所以最後兩個人在天台一本正經地進行着沒頭沒腦的風馬牛不相及的對話,其實就是拉平起跑線,兩人一起走,才會地久天長。

我真心佩服編劇的玲瓏透徹。在這個愛情劇拍了無數年有無數套路結局的韓劇圈子裡依然能夠游刃有餘一會兒冷靜分析刀刀見血地戳中心痛,一會兒又浪漫無窮惹得人措手不及七上八下。一路追劇下來,無數圍觀者對分分合合的劇情大呼小叫,是因為台劇看多了,以為愛情就是兩個人比牛皮糖還黏比江姐還無底線犧牲大腦短路無限膩歪。這劇講愛情講的太起勁,故事反而是相對隨便,或者說遵循衝突/解決原則,目的是確保男女主角感情每集都上新台階絕不拖沓妥協。連一直鋪陳的兇手也一集就收尾,而男主角失憶那集也其實是為了解決閱讀障礙。男二則是徹底被悲劇了,行動模式為什麼變怎麼變的根本沒怎麼交代,就是怎麼方便怎麼來了。女二遵循近年流行,被塑造成一刀子嘴豆腐心死追男二的脫線黑洞。基本上這戲對男女主角沒有外來障礙,主廚爆炒愛情中的風風雨雨,外加鬼故事的調料。从最开始到最后,两人的心路千迴百轉的漫長,而兩人性格也接連不斷地變化,讓人會心一笑而心下感動。此剧一出,越发显得日剧穷途末路:不是卖肉,就是装纯,没有一个懂真爱的。

看這劇的時候,對我來說是一個好時機,讓我又一次確認,愛情就應該是純粹的。

其实我和最初的孔太阳没什么区别:破马张飞,犯痴傻笑,与社会脱轨,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都想抓個男人讓自己睡個踏实覺。自言自語,有著別人理解不了的世界。而去年夏天我見到那人的時候大概也和孔太阳一樣:電光石火之間就明白,就是這個人。我純粹地喜歡他,而我也因這喜歡之情而成長,即使最後我沒有像孔太阳一樣抓住那人的手而是擦肩而過。抵達京都後的一個午後在耀眼的河邊散步,突然發覺自己心裡徹底放下那人了。

太阳依舊昇起,而我依然相信愛情。

发表在 Kyoto 2013 | 标签为 , , , , | 留下评论

2013 夏天 End 1: 围墙外的行走

我又度过了一个暴风雨般的夏天。夏天结束的时候,我的电脑彻底崩溃,到日本送修之后干净地回来,重新备份之后一切停留在离开纽约之前。盛夏的两个月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京都的秋夜安静而又莫名有一点心燥,我的喉咙也莫名其妙的上火肿痛。搞不定的大事一桩桩,小小的行事历里又贴满了无数琐事的彩条。我不知道从哪说起这个夏天,虽然每天烈日下沿着鸭川走三个小时一路都在兴高采烈地用各种语言自言自语。

在台湾晒的厉害终于慢慢找上我,背颈已是苦巧克力颜色。头脑的大风暴是在台湾开始在韩国结束的,我想留在另一篇日志里好好写写,名字叫三十而立。这一篇就随意扯扯大志之外的那些散漫小事,正是它们将漫无边际地将我的20代拉向一去不复返。

闲谈之中爸爸坦承:他其实从来不是过日子的人。那些一天一天平淡如水却所谓津津有味的家常生活其实无比折磨。我会心而开怀地笑。我们一家三口人都不是过日子的人。比起和乐融融的家庭生活,其实我们更享受作为各自独立感受到的大千世界,走过看过山川河流然后一个人在回忆里满足。有时我的生母会和我感叹她这一辈子都不知道爸爸在想什么。要是知道就怪咧。我们三个人内心都有一个谁也进不去的角落。

我从心底崇拜爸爸。一个根本不是过日子材料的人却在日常生活的笼子里心甘情愿的踱步而拼命地过日子年复一年,需要强烈的责任感和极大的勇气。不逃走的勇气。我的生母逃了,逃的一干二净,却选错了方向因而害己伤人。

看见友人纷纷组建温暖的家庭迎接新生儿我由衷地感到高兴,因为那是她/他们想要的世界。可我也挺反感谁抱着孩子就说你也生一个女人生孩子才完整有家庭才幸福之类的。个体如银河系里的星球一样独特。而我脑里心里都清楚,我生来不是,也没成长成一个过日子的人。我更没有爸爸那样的责任感,或是那么大勇气去面对平庸而琐碎的日常生活,更怕逃错方向成了一条悲剧马哈鱼。对我而言,可怕的不是孑然一生,而是为了女人的生理角色而抹杀作为人想要的生活和幸福。

我想要的生活,是居住在有山有川的城市里,有清静的寺庙和安心的夜路。有一份踏实的工作,书房里有舒服的单人沙发和柔软的灯光。住的离家人不远不近。有一年一月或是一星期一见依然如故的老友。游泳,读书,清淡温热的食物,干净的水。夏天里考察了一圈,理想的定居地大如首尔,台北,小如京都。京都的秋气里,关于那人儿的伤口终于慢慢痊愈而渐渐从记忆里淡出了。以后倘若有缘与谁同行是福份,小心呵护而心存感激。倘若没缘晃晃荡荡也心旷神怡。我从以前开始就只是孤独而并不空虚。

发表在 2013 Summer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NYC Story 508: The BGBN Dairy

なっちゃんがニューヨークにやってきた。五月7日から六月15日まで一緒に住んでた。

赤ベストのこぐま。とまーぼーどうふにやられた二日目。

天然コケッコー。カメラ目線、と脱線するところ。

何も歌にある。キョロキョロ、ソワソワ、私だけを見て〜という歌。

ヤグザの二番目番長。

深夜のバルコニーでの巻煙草、一本。

深夜巡りの殿様。

終わっちゃった。ってロット運。

定番のズッキーニパスタ。

深い雲と蛍、一匹。

いままで、NYCでの一番楽しかった時間を過ごした。で、凄く寂しく感じている。

われわれは、青春物語だ。

しかも、最高だぜ。

发表在 2013 spring | 留下评论

NYC 507: Secret Garden

名字叫做威廉的男孩子衣角飛揚飛快地踩著單車穿過清晨的中央公園,輕車熟路地在剛剛醒來的城市街角享受小攤里一杯剛煮好的咖啡,一個最喜歡的bagel,然後分秒不差地悠然抵達學會現場。他知道哪裡賣的熱狗更好吃,哪裡擦皮鞋的人更專業更有趣,曼哈頓是他胸中的一塊巴掌大的島嶼。I know this is my town, 他寫道。

紐約不是我的秘密花園,我臥在中央公園的草地上晒着太阳心中感嘆。五月下旬的紐約處處新綠粉花,陽光晴好,晚霞絢爛,初夏和風徐徐,我卻是第一次如此的享受紐約的生活。以前的四年時光每到五月就是各種忙亂,6月未到就已匆匆離開,再回來已是初秋。

“计划秋季写一两篇paper申请三个奖学金春季两个发表一个论文开题夏季再去上语言班做一个实习。学习之外要练琴读书游泳锻炼身体调节饮食,翻译收藏展览的人脉也不可以松懈。” 去年的夏天我那樣寫道。今年的這個時候回頭看看,什麼paper實習鍛煉讀書之類統統變成空話,完成率不過十分之一,有史以來最低。

去年9月以來,我就做了兩件事:喜歡一個人,喜歡紐約。

於是今年五月,一年未見的名字叫做威廉的男孩子和我圍著湖邊散步,陽光耀眼,他察覺出我那些若有似無卻又翻天覆的變化,我上揚的眼角眉梢自在而坦然地承接他的微愣。

Everything has two sides. The bright side: I know this is not my town, but I am in love with it. The blue side: I know you are not my guy, but I am still not over you. The bright side again: I know that I have probably lost the guy for my life forever, but I am still loving my life and living on.

发表在 NYC 物語 | 留下评论

NYC 506: 五月快晴

Nacchan 5月7日來暫住,5月份就打算一邊陪遊紐約一邊做夏天計劃。新綠中的紐約,陽光燦爛的中央公園,小雨潤春城,歲月靜好。紐約的日子接近尾聲,才開始發現紐約的美麗動人之處。

理想是這樣的:

6月 讀書 (搬家,簽證)

7月 雲遊

8月 家

9月1 京都

雖然錢依然是個大問題,但是希望一切順利。

发表在 NYC 物語 | 留下评论

NYC 505: 三月里的四季一生 (下):獻給自己的塵埃

冬天的午后在友人Julie家喝茶,弗过博士答辩的她正在写博士论文的致辞(Acknowledgement)。两人闲聊或真心感激或礼貌客气感谢谁的時候,Julie閒閒地說,I should dedicated this to myself. I am the person who wrote this whole thing. this is my baby. 語氣清淡而篤定。

三月底回到纽约一边疗伤一边准备博士论文开题答辩。去年9月定下的committee,年初发正式邀请函,这次又和三位教授一一见面做最后确认,一切安好,准备两周内起飞。连一向情绪化的极品都三番五次地笑说我太过杞人忧天。

四月第一周。星期四早上睁开眼睛就是老板的一封邮件。说极品突然通知系里小秘说单方面全面退出我的口试。好似一记重拳打在囤积脂肪的肚子上,措手不及而头昏眼花。坐在赶往老板办公室的出租车上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通发生什么事也想不出如何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找到另一位熟悉我研究的教授,即使找到了我能突然和人家说来吧来当我考官吧。两周之内不答辩就会耽误phd时间线系里奖学金也会落空,来年又去不了日本做研究。坐在办公室我目光柔和看着老板,心里说你确定这不是他又在和你耍抽风嘴上却柔声细气的说呀这是为什么啊,我要不要问问他啊,老板说不要啦不要啦还是吞下这口气吧就随他折腾去吧。我说为什么吞啊,老板又眨眨眼睛他会炸啦。我几次张了张口又闭上了。那好吧只有两周,谁来啊。老板又吞吞吐吐。电光石火之间我突然明白,原来他想找自己的夫人,让这事儿内部消化。开什么玩笑,他夫人是做非洲艺术的,再怎么大牛也说不上我的题目啊。我垂着眼,平声顺气的说那请你写信去问问孔子吧。

出门立刻几封信给极品的亲信打听情况。得到的回答都是蹊跷:他前天还夸你的题目是最有意思的呢奇怪啊。想来想去,还是在周六写了封语气极好的信去问极品。极品回信速度极快,洋洋洒洒潇潇洒洒地说什么这个committee都是做日本的太窄了。。。而他下周的office hour缩短了,我可以去来找他但没什么好谈的,我应该 “focus on your work and DO NOT SECOND-GUESS my motivation.” 后来我转述这封邮件内容的时候,所有的人,从学生到老师,都瞪大了眼睛说,真的吗他真这样写吗?疯了吗?疯了吧。

疯了吧!是我的第一反应。做日本太窄?去年秋天今年春天你吵着要加入我的committee的时候怎么不说?!整件事情最蹊跷的是,直到退出的前一天极品还在和人夸我说我是他的得意门生。收集了所有的信息该问的也问了,得出的结论就是完全整人。我被惹毛了。星期天收到老板信,说孔子还没有联系也许是委婉说no,强烈建议让他夫人出马并禁止我去主动和孔子老师提这事儿。我寻思一阵,随后就给孔子老师发了信,轻描淡写地陈述了极品突然退出的事情,请他做代打教授。

四月第二周。星期一黑着眼圈去上孔子课,课前遇到Mary,做个苦瓜脸轻描淡写说了极品的事情和邮件。Mary满脸崩溃的站起来说我去找孔子。过了一会儿回来说孔子老师已经给你发邮件说可以。孔子老师课后小心翼翼一口抑扬顿挫的中文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同样委屈:我也不知道。然后他听我的糊里糊涂的来龙去脉,寻思许久,说:这件事儿我不好说,但我觉得,这件事不是你的问题。你不要担心。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掉下眼泪,脸上依然一个微笑,客客气气道谢。回家给扶不起的阿斗老板发信,说孔子代打OK。星期二,口试日期定在四月第三个周四。

四月第三周。星期二,德国同学收到Japan Foundation Offer 而喜气洋洋,我愁眉苦脸一声不吭,他稀奇的问一句:你也申请了?我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了想出手一耳光的冲动。去年的十二月,我从头到尾教他用何种方式邮寄更快,一路听他抱怨过来。知道极品是如何对我之后,他居然悠悠说:“他最近对我特别好,还请我吃午饭。我觉得极品是知道无论他怎么折腾你,你都不会还手。” 又一个没心没肺的王八蛋。同一天,系里全体教授会议。会议之后就是Amara的博士论文开题答辩。下午等在lounge中迎着Amara说恭喜的时候Amara说没过。我一下子愣住,耳朵里听了一堆什么今年系里政治斗争格外激烈,学生牺牲品频频迭出。

星期三,另一个同学的开题答辩没过。系里的新旧两派的斗争愈演愈烈的谣言漫天。

星期四,博士论文答辩通过,正式ABD。答辩中的一个小时,三个教授极其温暖互相支持,我突然释然。it started very bad, but eventually worked out better。

星期六。Caleb的Memorial Walk。系主任也在,看见我和煦的笑,你现在一定觉得很宽心吧。我也和煦的笑:当然啊,尤其是如果算上两周前的drama的话。哦您不知道啊,您不知道极品他一纸邮件就轻飘飘的walk out of my defense? 轻描淡写一字不漏地笑嘻嘻和系主任讲了来龙去脉。

四月第四周。周二,Japan Foundation的奖学金合格通知书邮寄到。

整个四月我教书批改作业,和友人喝茶聊天,跑步,去看歌剧,所有的人都说,哇,you handle this gracefully.  其实是因为我真真实实地在生气,所以即使精神焦虑内外吐血,我都一脸平稳踩着低跟的鞋子裹着风衣轻描淡写地讨论学术问题。这世界上我最恨三件事:一是婊子立牌坊,二是欺负老实人,三是老实人越被欺负越不吭声只是躲着做老好人。直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极品突然搞那么一出戏。五年下来我对这人费的心思最多最是小心翼翼。然而我也非常明白,其实整个破事儿就是一出人本性若弱的戏剧。不成熟没有担当没有责任感所以一有压力就崩溃,就要发泄在别人身上,又打不过资深的前辈,只能欺负老实人,又选了最卑劣的方式用学生当替罪羊来刺老实人不见血。而我,就像那德国棒子描述的一样,一直以来最温顺,无论怎么被欺负都不还手,过后一句甜言蜜语就又没头没脑的被哄的高兴。一边说着喜欢一边因为方便去踩压,这听起来无比熟悉曾经在我的家人和我自己上演过无数次的狗血戏码又一次重演。放在五年前我会气的要死然后躲的老死不相往来。可是现在的我却一边微笑的坦然面对极品,一边坦然的和老教授同僚以及系里的赞助人(patrons)轻描淡写的闲聊这插曲。我绝不是老好人的老实人,把我惹毛了我会一路报复到底。我性子依然和以前一样烈,可我脑子不笨。路还长,我们慢慢走着瞧。所以我看到极品会露出极其真挚的微笑:现在的committee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的论文必会十分精彩。而这次被你逼出野心,未来我必将成为令你害怕又不得不巴结的存在。

在我最焦虑的时候,我也没有掉眼泪。只有柔软会让我落泪。环境越苛刻,我反而越强大。2013年四月,尘埃落定。A.B.D和Japan foundation,献给这样一路走过来,也将这样一路走下去的自己。Dedicated to myself, who is as strong as fragile.

发表在 NYC 物語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