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408: This is Life: If I Die Young

暑假最后一天,终于把家里的小花猫抱到手。小小的细软温热的身体一动不动心甘情愿地任我捧着她左转右转和她一起看大千世界。我小心翼翼看着她两只小小的耳朵一个小小的脑袋东张西望,呵,这世界换个角度就那么新奇。

冬季,艺术家Anne Hamilton的Armory Show。秋千一高一低,一张一弛,悠悠长长,晃晃荡荡。昏暗的光影掠过耳后,风声里隐隐约约响起风琴的低音。眼前魔术般展开的巨大的白色丝绸因着秋千的牵扯而沉沉浮浮漂在空中,升升降降,反反复复,无形又有形地变幻曼妙。和空旷的场地里其他众人一样,缓慢着荡着秋千的我,觉得自己身姿优雅,眼神明亮,心情雀跃,仿佛回到童年时代。

角落里俯瞰整个场地如凝视宇宙:个体的人生如秋千一样单调,悠长而反复的轨迹却自得其乐。秋千之间的因果链接错综复杂又缠绕不清,你来我往拉动着世界的幕布变幻无形而起伏无常。最后仰面躺在白色的幕布底下,看浮云一样的升腾翻转,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呼吸渐渐深邃平静下来,脑海里响起的是BONES里面理智冷静近乎不近人情的女子在车上不由自主地痛哭时她那破碎沙哑的低音:世界翻天覆地只要三天。

我自己的世界,翻天覆地用了2周。从11月最后一周接到赵鹏的死讯,到12月第一周结束时妹妹传来的我当姑姑的一条简讯,区区两周。

死亡是生活里最强大的力量。我活着一天,就意味着他死着一天。周而复始,过去的记忆在脑子里走马灯似的一片一片的阳光灿烂的闪过,昏黄的教室里一边踱步一边讲课,讲着讲着就看着自己的灵魂游离出来不知所措的痛哭,此时不应在此地。

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着,区别只是带着划开的,还是缝合上的伤口。11月最后一周也是我在申请人生中最重要的奖学金的最后冲刺阶段,白天在图书馆循规蹈矩写10个小时,夜晚回家站在热水的浴缸中放声痛哭,日日循环。期间周旋于老师同事学生之间,推荐信备课演奏会,应付无数差错娄子失误,麻烦压力面前我麻木而混沌。12月1日,申请寄出。12月10日,最后一堂课和晚上期末演出。夜里收到妹妹的一句话,一瞬间连恭喜的话都慢了三分。生命往复无常的大悲大喜淘尽了我浑身所有的力气。勉强撑到12月17日出了考卷。然后便彻底宅在家里,夜夜失眠,日日颓废,堆积的工作比圣诞树还高,直到12月的最后一天一事无成。

我坐在秋千上晃荡,周遭景色瞬间变迁,一切如浮云,起伏晃动,模糊又具体,自己似乎在万事之中而又事事不关己。我自己的生活,世界,心事,情绪,两周之内我的过去一去不复返。我晃荡在秋千上,来来往往,不知道往哪里走。

似乎诸事平静下来的12月末的一个午后,友人给我听了一首歌,女歌手嗓音明亮。夜里一个人把那首歌翻出来反反复复,看着歌词不能自已地放声痛哭。

If I Die Young- The Band Perry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赵兄。能认识你,是我的福份。微笑着总是积极帮人的好人。你一路走来神采飞扬,奋斗了努力了爱了幸福了,生命虽短暂也无悔。你继续活在我的人生里。我也会努力活着。最后一刻也没能见上你一面。只能送你一首「鷹」、伴你灵魂从尼罗河飞回家。一路走好。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NYC 物語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