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ntag: Swimming in a lake

去年夏天比较注意防晒,又藏了一冬下来肩膀和大腿是白白的,连小麦色的小腿和咖啡色的胳膊都恢复不少。今年夏天我也没有晒黑的打算,因为秋天要去日本的缘故。
今天本来要去集中营参观,后改随女主人郊游去湖边。早上临走时问我带泳衣了吗?我完完全全愣住,要游泳吗,这么早的夏天。女主人扯出条运动短裤给我,我半信半疑地随着她坐到她朋友的车子里。一车人欢欢笑笑说着德语开出了城,我在一旁微笑静听,如鸭子听雷。车半个小时出柏林就是田野,天高气爽。德国人在朋友之间非常活跃,形容事物说说笑笑连比带划比美国人生动多了。车到Nymphensee,3欧门票,湖水,草地,冰淇淋,森林。湖水边一家家人晒太阳打球的,湖里面游泳的。没有人戴游泳帽,没有人戴泳镜,没有人用极速飚蝶泳,没有救生员,没有漂白粉的刺鼻味道。空气里是草的味道树的湿气。白花花的肉体趴在小舢板上,或是气垫船里,或是头露在水上游泳的,就像小说电影里描写的那过去的美好而令人怀念的日子一样。我们绕到湖的一边铺席子换衣服。我只犹豫一秒便放弃了防晒的打算,太阳晒的太诱人了。这个夏天不但要tan,还要均匀全身tan。
湖水映着四周的森林是墨绿色的,穿着sporty pants & sport bra走到湖边一脚下去,水冰凉的镇人。硬着头皮走到腰部,已经觉得呼吸困难,小叫着深呼吸,没到胸部时深呼一口气全身跳进湖里。
冰冷彻骨。拼命伸展手脚划向深处,阳光照着湖水一秒温暖一秒冰冷。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天然湖里游泳了,大概从来没有在天然而纯净的湖里游过。感谢爸爸当年把我游泳教的很好,而且先教我头在上面的游法。岸边的树很谧静,水上浮着点滴的杨树絮,头上是晒晒的太阳,翻身过来看自己白花花的肉体在水下好像玻璃花窗的斑驳,舒服极了。我跟着女主人一边聊天一边游了很远又游回来,然后上岸,听着青蛙叫,摊开餐具桌布,她朋友做的蔬菜派和咖啡,她做的奶酪樱桃蛋糕味道丰富而清淡,好吃的不得了。她们聊天,偶尔带着我,问我看sex and city 1的感想是不是纽约人都那样,我说that is a lie。好玩的是,他(她)们觉得美国人说起话来很boring。吃完东西我就趴在席子上烤完后背大腿翻过来继续,烤到昏昏沉沉时再起来和女主人下水,冷的比上一次更刺激,又游了一大圈。游到湖心深处,我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定居在加拿大的某个丛林湖边每日游泳钓鱼便觉幸福。与自然融于一体的感觉,比什么样的事业成功都更让人从内心深处满足,即使烦躁贪婪如我,也想寻一处湖水安身。在墨绿色的冰冷的湖水里放松地游着,脑海里过了很多古老的电影片断,很多小时候的回忆,这才是真正的度假。
游完又晒,晒够了起来去买冰淇淋咖啡一边喝一边吃一边倒在躺椅里接着晒。
傍晚到家,肩膀后颈又红又痛,胸衣带的两道白印甚是明显。盘算着去买件bikini。今年夏天,向着海边进发!!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Travel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Sonntag: Swimming in a lake

  1. Lin说道:

    哈哈你一秒钟就决定从白到TAN啦? 今年我是完全没有打算tan,去年晒的现在还能看出来呢. 我等着看你到了日本之后怎么办吧!哎呀你的生活也太惬意了, 好好享受吧! 为什么美好的生活总是在遥远的地方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