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Samstag

第一个周末。星期六也是大大的太阳,中午和女主人一起出门。去车站附近的购物中心邮信,复印,买眼睛药水。然后顺便逛了逛商店,无论衣服鞋子生活用品,无论换成欧元还是人民币都比纽约北京不知道便宜多少。最后到H&M,品味和价钱都好上好多。之后去了周末集市,新鲜的蔬菜水果奶酪面包薰衣草,看的我心砰砰乱跳,柏林生活宜人的太诗意了。阳光下两杯咖啡过后,去买了两瓶餐酒,两人有说有笑走出购物中心。
一出门我就看见人群中扭打在一起的几人。there is a fight,我告诉女主人。等女主人意识到的时候,那两三个人已经又扭又拖不可开交。我第一反应:大家好安静。打架的人很安静,围观的人更安静。第二反应,警察呢,警察呢。正想着,突然一个人直直走过来,土耳其或阿拉伯的面孔,头发长长,衣衫褴褛,常见的流浪汉的模样,擦身而过扬长而去。目光投向另一人,年轻的强壮的德国青年走了两步,脱下花花绿绿的T-shirt,露出十分健硕健美的上半身,我心想,这是打高兴了?等到他转过身去,我盯着他的肌肉后背两分钟:为何会到处是红色油彩,而且还是流动着的。两分钟后我才反应过来:那叫血流如注。我告诉女主人he is bleeding! 那年轻男人走来走去,身后血流来淌去,女主人和群众都是一副呆楞愣的表情看着。我想大叫:where is the POLICE, someone, call the ambulance!!! 又在心里大喊,这人身材真好,两刀捅在后腰,照样不在乎的走来走去。人群渐渐反应过来,围在青年身边指手画脚,有人说不应该让那流浪汉走掉,年轻人的朋友犹豫着回头去追(在流浪汉至少消失十分钟之后),有人用T-shirt止住流血点,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大喊,大家轻声说话,慢声讨论,最后是警车来了,下来一个白大褂医生拿着一个消毒小包,走到人前,两手一张,大概在说你们都给我退后,那年轻人就坐着,轻声说着什么。
女主人被shocked了好一阵,回家路上絮叨了一路感受。说那年轻人说一点也感受不到痛,估计也是shocked到了。大概人群也shocked了,大家都呆若木鸡地看着,没人报警。我也有点shocked,多半不是来自于第一次见那么多的血涌,而是想起两年前东京akihabara街头连刺17人的惨案,那罪犯要是在今天的商业街上上演同一幕,我敢说受害者只会更多。大家根本就是兔子,瞪着眼睛一动不动。更别提警察和医生的速度了。。。此时非常庆幸我是在国内长大在纽约摸爬滚打的,绝对不会成刀下兔肉。回家的路上警车一路后知后觉地响着。
下午去Charlottenburg Palace散步。柏林有很多自然绿景。林荫道,湖水,齐腰高的草地里点缀着白花。很多地方让我想起小时候的奶奶家。齐腰高的草地里穿或没穿bikini的年轻人出来晒太阳,野餐,高高的太阳下肉体们白晃晃的。回家的路上又经过一片湖水,处处都是草地上晒太阳的人,满地乱跑的小孩子(没有一个乱喊乱哭的),骑自行车的旅游者,人手一个冰淇淋。
晚上和朋友去prenzlauerburg吃饭。三个半小时两大扎啤酒(每人),汤,开胃菜,主食,甜点,吃的两人直想昏睡过去。我很喜欢德国饮食,简单而美味,味道清淡而丰富,又带些酸,甜点也不腻。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Travel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Bloody Samstag

  1. Lin说道:

    这么惬意啊,天气真好呢,LA天气也不错,我都两天没有出门了不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