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りましたねえ。

我很郁闷。原因很多,一想就更郁闷,所以我只记着结果,一倍郁闷,指数90。
开始细细碎碎的想念长春,真是稀奇事。虽然我想的那些都不存在了,比如绿色的火车站的钟,会随着路的前行而逐渐浮现。
昨天去楼下玩牌,也是件稀奇的事情。他们眼里的我,深居简出,一个人在深夜里大哭大笑或是几天没有一点动静,也是很稀奇的人种吧。他们是很温暖的人。
因为买不起机票,我暑假回不去了。往返1300美金,对,我就是很穷。
那“花样男子”,从漫画到电视剧,华丽丽的愚蠢到底。
郁闷是潘多拉的钥匙。
倘若一切事情可以解决,我倒是愿意变成寺边的泥土,老老实实又松松软软的。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