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redibly sad night

看了一夜,三个电影,都是World War II的。重温The Pianist,想起1939年,Benjamin在翻山的边境喝下毒药。战后东欧国家的苏联集中营里对不同政见者的惨绝,和Nazi也无不同。不知道是否有人将文革的阶级灭绝和Nazi, Stalin划等号。不过要划等号,大概也会先划日本占领区的那些实验吧。
令我一直印象深刻的,却是几年前看Amen的结尾那年轻的神父遗落在焚化炉外的斗篷,和那Nazi军官气定神闲的走进花园优雅的口音摇身一变的身份,一个崭新而充满希望的开始。
罪恶无痕。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