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Deal

有的时候我想,是不是像我这样中午起来,一杯酒一大块奶酪的胖孩子终究一事无成。 
又胖了。系在腕子上的红绳已经快成谋杀工具了。。一定要撑住回家再剪,我迷信。头发长的没有形状,不敢披着扮东方风情,扎在脑后,很稀少。

聊天,说到牙齿。牙齿外面的物质坚硬无比,里面却是极软弱不堪。 杀死牙神经然后镶填,从里到外就都很坚硬,因为没有去感觉脆弱的神经了。过程需要时间。说的是我现在还没弄好的牙齿。说的也是我们演变成化石的过程。

曾经见过有野心而内心愚蠢的女孩子和男孩子想兼得鱼和熊掌,为此张牙舞爪弄神做鬼撕破脸皮还想要汉白玉牌坊的。

酒瘾随着天气变暖逐渐大了起来。小山的事情和想逃的心情也随着春天越来越迫切。
春假做的都是愚公移山的活,折磨,无尽而无功。

我见过两种魔鬼,一种躺在路边,用鱼和熊掌去套人们的宝贝,风吹日晒,运气好的能套来一颗心。一种歇在阁楼,细心打量瞳孔里的勇气决心和欲望,鹅毛笔在指尖一点,蓝色的签押溶在盒子里的最深处。

是不是像我这样半夜看书,早上六点半睡觉,中午起来,一杯酒一大块奶酪的胖孩子终究一事无成。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只是,I made a deal。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