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 NY

可能我是老了。纽约没有让我在第五大道上狂喊天堂啊地狱啊。纽约于我,是洗衣机里搅着的艺术品。

上帝把每种类型的人都放了一个在纽约,这里有真正的自由和无拘无束。Chinatown Koreantown Japantown Little Italy GayLesbian town, 你永远有所归属。麻烦的就是听印度或是西班牙口音的英语经常出错。我不喜欢在纽约观察人,擅长放大细节的我,面对蜂拥而至的人流好像用放大镜看行星: overwhelming。第五大道上走着穿channel雪纺晚装裙子留两截小白腿的12岁小女孩,地铁里晃荡着红衣服的魔术师和散发臭味的老人。和纽约比Pittsburgh 确实是个Big Small Town,打喷涕一群人说bless you,人人遵守交通规则,尊老爱幼,在马路上闲聊15分钟。

吃最正宗的上海菜,唱最新版的粤语歌,在纽约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只要付出代价。

在Rockfeller冰场看到偌大的冰场里一男人屈膝向女人求婚,四面八方掌声喝彩口哨不断,我只会一个劲的流泪。发现自己方向感强到无以匹敌,在Macy’s里面居然东南西北心里倍清。唯一的一次迷路发生在天黑以后的Central Park,没有地图凭直觉也活着出来了。从那以后大半夜也敢在地铁里一个人晃。

满楼满楼的涂鸦,大街上风卷的残纸片,矮矮的房子,轰轰驶过天桥的地铁,到了Brooklyn,我的眼神也变的入乡随俗起来,好像随时都能用功夫撂倒hip-hop。

在Great Lady站立的岛上,有一个温柔的帅气警察,每天五点的时候督促离岛,他慢悠悠的走在所有游客的后面,天生温柔略带悲伤的面容很像牧羊人,他一定觉得自己是灯塔守望者。纽约喜欢用铜来装饰建筑,于是现在满街房顶路灯连带着Great Lady 一起,都是铜氧化后的旧气的俗绿色,让我觉得纽约很可爱。

从Statue of Liberty坐船回来,华灯初上的纽约好像网在银网子里的金苹果。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