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hoice

这几天过的极为混乱,却不知道为什么。油画课上,用了一个下午,试图调出明亮而温暖的颜色,失败。调颜色像修理花草,都是平心修性的细活。我把调出的每一种颜色都抹了上去:校长的脸就有了蓝的下巴,绿的右颊,红色,紫色,蓝色,粉色,黄色。。。。远看一片惨白,近看藏了深深浅浅漂亮的颜色,流出的感觉好像风在漏洞的房子里四处乱窜。。。。上课的中间被一恶女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无缘无故的又被她骂神经病。心里呆住:女人也有如此丑陋的。。。难以置信的站在那里,委屈取代了愤怒。

昨日和一明亮的少年谈话,无限感慨。脑子用理性来解开他针锋相对的问题,心里一片卷云:我真的是老了。是让现实的石砾磨破我的脚趾,还是继续躲在水晶的城堡里迎接棺材?明亮的少年站在明亮的天井中,我却无限惋惜。

晚上和友人聊天。我从来就没有一直向前的方向,我总是兜兜扰扰,但却谁也不要我,所以我莫名其妙的一直走在了路上。

 

五一我的计划全部泡汤,老老实实的留在北京赶作业,赶功课。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