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Season 402: Good Morning New York

夜里依然睡不安稳,早上带着困意爬起來。扎起头发抹把脸套上件运动衫出门呼口清冽的空气,日益深秋。穿过一个街区走进中央公园伸伸腰压压腿然后开始沿着Reservoir慢跑。初升的太阳照的池面波光粼粼,远处下城纽约的天际线像一场梦。

房东太太说,现在的上流社会在不断的缩水。

我每日做公车去学校,同一条大道过了6条街之后氛围一下骤变:窄小破落的商店,黑人为主的行人,各种卡车乱乱哄哄的嚷着告诉你这是南部Harlem。从我住的地方向东穿走过Park Ave就是Lexington,马路上飘着垃圾,各种商店各种老式房子。所谓上流社会也就那么从南到北60 -96街,从东到西三条大道(5,Madison & Park) 的窄窄那么一条,外加沿公园西边的一条大道。

我没有回答房东太太的话。倘若上流社会不缩水,我永无机会用穷学生的价钱住上东区的公寓。房东老太太出人意料的精力充沛,夜里一点还在看电视或是大声谈笑,早上7点继续在电话上高歌。两周下来我其实被她的嘈杂和对厨房的神经质弄的有些神经衰弱,但也慢慢习惯下来。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只要每天能从客厅里俯瞰中央公园,我什么都能适应。我货比三家去很远的超市买食物,节省一切开支,精力充沛的过着穷人生活而心安理得。我渐渐习惯早晨去中央公园跑步,跑步归来一杯咖啡,夜里望着万家灯火入睡,等永远不来的公车,等来了再忍受蜗牛一般的路程。但我从来不告诉任何人我住的具体地址。我有自知之明,我永远不属于这窄窄一条。

从仓库把行李搬回公寓的时候车沿Hudson River行驶,阳光下的河水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耀眼迷人。我看着河边的慢跑道发呆,去年一年我就住在那河边,只要5分钟的步行我就可以沐浴到魔法的阳光和新鲜空气。我却一次都没去过,很羞愧。在纽约,只要5分钟,几步路,世界就明暗两极截然不同。

最近弄臣回城,不时在公众场合的相遇搞的我很烦。偶遇两次他都大谈什么教书是浪费生命之类的然后望着我说我可怜。我在脑海里无数次模拟一拳打花他那高傲嘴脸。终于躲不过两个人单独的午餐,赴约路上我心里忐忑不安生怕忍不住撕破脸皮。

F: How are you doing?

我:pretty good

F :Everytime you say that i know that is a lie. (你每次都这么说但我知道其实是你在撒谎)。

我一愣,抬眼看他笑的亮亮的眼睛闪着期待的火花。电光石火之间,如同鲨鱼嗅到血腥一样我有了一个想法。

我慢声细语地向他解释为什么我回答挺好:教书挺顺的,早上去中央公园跑步,周末上画画课,每周弹琴。我无需仔细观察他的反应便知道我那一瞬间的直觉是对的,因为他的脸色一路低沉下去气的连装高兴都忘了,盯着我只会说 oh yeah?! 我开始好奇,我生活快乐就那么让你生气?

我:I began to learn cooking for myself now and it goes really well.

F(又有了微笑): well, if you quit the PhD program one day, you can always work in a restaurant. (如果以后你中途退学,你可以去餐厅打工。)

后来我描述给Julie时她突然生起我的气,因为我没有当场骂他滚。

我只是继续一边说生活很好一边欣赏他越来越阴沉的一张臭脸。

F:are you still going to see the consultant (therapist)?

我又是一愣。我从来不避讳我曾看心理医生的事情,而他也知道我在好几年前就已经不去了。突然想起他以前的自画像:如一条海蛇时刻准备下毒口咬最出其不意而最脆弱的部分。我愉快地大笑起来,为什么我要去看,生活如此美好。。。

一顿饭下来就是他不断放冷箭冷眼,我轻描淡写嘻嘻哈哈津津有味地吸着海蛎子的汤汤水水。再后来他开始讲他住的地方附近有条河,每天他也沿着河跑步,

“那河边是世界上最美最美(比中央公园美的多)的地方” 他向我眨眼。

我又是大笑:对,对,我同意。

最后付账单时弄臣超级自然的又要少付,我大大方方掏出iphone计算器,清清楚楚让他把那6美金补上。一顿饭吃的相安无事。

第二天我沿着池塘跑步,神清气爽。我终于可以放下对弄臣的耿耿于怀。只要幸福生活就可以把他气死,是个多么好玩的笑话。I updated my facebook status that night: If certain people get so pissed off/offended/upset by me living a normal and happy life, then go suffer in hell as i am not going to make myself miserable anymore. I will dance on your graveyards.

最后一批行李终于运到家。最近陆续有以前教过的学生,见过面的后生和系里的后辈找我商量求学生活问题,我终于也到了可以给人建议的年龄了啊。

秋天真好,成熟而从容的季节。生活又哗啦哗啦地翻过一页。眯着眼睛看波光粼粼的池面上方的蓝天,秋高气爽。Good Morning New York.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NYC 物語, 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