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somewhere else: open in time

秋天天高气爽让人跃跃欲试各种新的想法。今夜月色晴朗,我一个人晃晃荡荡走下120街拐角,走近公寓大厅冲守门人笑笑晃晃手里的香槟,进了电梯按下10楼。出电梯后左转走到尽头推开楼梯大门上到顶层推开小门,空气冷冽夜色明亮,远处的克莱斯勒高楼如玻璃盒子。顶层的豪华餐厅刚刚下班不久,空旷的桌椅,室外还留着烛光一样的照明。我慢慢地走到天台中央,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找到秋千椅便坐上去一晃一荡,打开的香槟瓶子砰地一声,黑暗里泛上细腻芬香的泡沫,啜上一口是微酸微醉的浓香。

我终于对这个世界感到了厌倦。像口袋里装满石头的Virginia Woolf一样,我衣着得体质地上好的深灰色呢裙柔软的浅灰色cashimire外套。这样从空中落下的时候风一定会把外套吹的鼓起来像柔软轻盈的气球。

在这个天台上我和同事们一起庆祝过他们的生日,节日,分享过开心,热闹,喝过各种酒讲过各种语言。我那个时候就知道,倘若有一天我厌倦了,这里会是一个好的结束和另一种开始。

我吹着口哨走在天台边上,觉得无比轻松,有些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尝试看次日出,可是我又怕冷。香槟下去半瓶,觉得身体越发有些浮起来,便有些认真的半醉着站在天台边缘,新买不久的柔软的鞋子在月光下泛出沙质细腻的光泽。

从天台到地面自由落体的速度根据重量,风速,高度略有不同。与其说是下坠不如说从跃进大海里在柔软的水波里慢慢游向深处,一路我看见红着鼻头流着鼻涕的幼小的我,认真的难过的年少的年轻的我,和坐在深夜白天里痛哭的昨天的我。我伸展开双臂闭上了眼睛,终于,在这最后一刻,我与自己达成了和解。

闭上眼睛的我全心贯注地感受着风声和越来越近的坚实的地面,我可以听见自己全身骨头粉碎的声音,然后一直以来的我将不再是我。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然后又觉得既然曾经是我的物质已经回归给世界,那么就无从害怕。我安心了。

“做笔交易吧。” 我依然闭眼。

“和我玩个游戏吧。”

多年以后我无数次地想,如果当初一直闭着眼睛,是否现在就不会陷入这样生不如死的轮回。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饕餮, story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