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Story 7: Under the Sea

过去的两周里我一直是满负荷连轴运转,每天从7点半起床8点开始工作到晚上11点半然后12点半左右睡觉没有间歇。我选了历史新纪录的六门课外加TA,绝对是疯子。昨天在seminar上做完 Fabian的presentation讨论精彩的经典理论的间歇,我一直很尊敬的教授轻描淡写的说,History is European。半是喃喃自语半是肯定的说了两遍,还加上个we all see, you know. 我咬破嘴唇才忍住没有脱口而出IN WHAT SENSE。那一瞬间我觉得毛骨悚然:无论再怎样彬彬有礼用各种理论强调world art,内心深处还是深深的Euro-centric。当时被震的愣愣的我今天和弗兰君喝咖啡的时候才缓过气来破口大骂:看看左边就说european, 看看右手就说oriental,怎么不照照镜子你个自我膨胀无知的美国农民,你当然觉得欧洲人有历史,因为400年前,哦不200年前你们还是 Aboriginals(土著)呢!!!弗兰君接口说当中国人在讲老子庄子论形而上讲史可明鉴的时候欧洲人还在野外挖洞或是裹皮毛呢!然后我们一起回想起 某电影里希腊人的岳父面对着美国女婿说你懂个屁,我们在柏拉图学院里讲道的时候你们的祖先还在树上晃荡呢。
你不知道并不等于世界不存在,你不理解并不等于这世界是错的。知道的越多无知的范围就越大。这些我在12岁时读的哲学绘本里用一个气球就解释明白的东西,却被当作是后现代理论。
那 你忍住了?弗兰君觉得不可思议。我点头,取而代之我狠狠的教训了另一个傻乎乎的phd,居然说india has been excluded for long long time,我就开始反问,in WHAT SENSE and in whose view? in what historical context did you come up with this (ridiculously stupid) idea? you have to know that European, up until the 15 century, never matters, it was not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you know that right? 弗兰君盯着我,说你就那么直说了,我耸肩。弗兰君摇头哦yangyu你确实是不可思议。
弗兰君最近有时会叫我yangyu,他说这个名字听起来简洁凌厉甚是真实的我。开学仅仅两周弗兰君和我都意识到我们都变了,变的自我中心自信锋利尖刻缺乏耐心又充满嘲讽。弗兰君和我的对话也变成机智打趣挖苦自我吹捧掐断对方,旁人听起来像两个人互相扇耳光,一口一个shut up。更多的时间我们两个一杯咖啡泡在咖啡馆里面对书本和电脑锁住眉头。PHD第三年确实不一样,Oral Exam像一个炸弹来提醒我们要在极其有限的时间里完成永远无限的阅读和写作,所以弗兰君,最近偶尔叫他Harr Feltens,和我都语快口气极冲,因为我们只是没有时间和人敷衍,也没有耐心去做出Nice的模样。
上周末是整整两天从早到晚的学术大会,Pitt老友留宿三天,外加写Response paper,posting,从市中心把长180cm重重的古琴抱回家又恰巧赶上地铁浸水人们都去挤1号线,我故意每天晚上不关严门所以早上7点半那大胖 猫的体重就能把我自然弄醒,然后一天眉毛都不皱一点平底鞋快步近乎小跑却一点声音没有的穿梭奔波在教室图书馆之间。一周7天一天24小时日程表上永远有未作的做完的还有让人觉得WTF的,鲨鱼海蛇热带鱼水草水母,我压力很大但是我能够应付。

星期三中午下课匆匆往另一个教室赶,走到楼梯间, 平滑的花岗岩地面上有大概一厘米的隆起的平板,我没注意于是脚绊了一下。我以为只是踉跄一下的时候整个人突然飞了起来。先是向空中腾飞半周,然后两手臂直直的向前伸展,整个人如滑翔机一样啪在光溜溜冰冰凉的地上,为止住全速滑行我就势打了一个滚然后小猫小狗一样手脚蜷缩仰面朝天脑袋还歪着。终于定住的目光对上身边的后辈,两人都一脸呆滞。后辈吓坏了说你没事吧,我拍拍膝盖拾起甩出八里地的大包,摇摇头,没事,这就是所谓的WTF moment。我神奇的运动神经动物本能又一次保护我摔出二里地也只是手臂凉凉膝盖稍微有些痛连丝袜都没破。

弗兰君对英格兰一直很着迷。我从来没有去过英格兰苏格兰或是爱尔兰,曾经的英伦幻想也在碰过几个废柴或是bitches之后彻底破灭,只把曾经的热情封存在英国的几个男演员上。今夜偶尔打开弗兰君推荐的电视剧,重新看到老派黑风衣的绅士与习惯低头快走的优雅淑女散步在那种只有在英国才有的绿树背景里,。理智,克制,和克制下微妙的感情流露,竟一下子让我湿了眼眶哗哗掉眼泪。弗兰君的小说趣味和我一点也不一样,把我逼疯的晦涩阴沉节奏缓慢的喃喃自语反而令他心情愉悦,而剧里低低的节奏缓慢的钢琴声提醒我,和外表柔软内心坚实强大的德国先生不同,我是多么外强中干。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academic life, NYC 物語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NYC Story 7: Under the Sea

  1. YEYE说道:

    这个欧洲迷教授真是徒有虚名。

    亲爱的,我想来纽约看你,你明年初在哪里?

    • gloriayangyu说道:

      亲爱的叶叶~~~ 明年初应该还在纽约啊,现在还没有冬天假期(从12月20到1月17)的计划,应该还在纽约。或者在美国内有小旅行放松放松,但是主体应该还在纽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