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Day 190th: Being a horrible person in a Chilly Spring

从去年夏天开始我就没有联系过台湾师姐,Pitt Girl Brianne,柏林Host Mom, 还有日本大前辈。都是曾经把心敞开给我,教给我无数知识道理的,神经强大内心柔软多汁的女子。我确实相信,在人生旅途里相遇的人会改变一生的轨道。到现在为止,台湾师姐即将结婚,我被选为Brianne 的伴娘,柏林Host Mom还在眼巴巴地等着我的照片,而前辈来到东京我却一点也不知道。而我自己的所谓导师,八百年没联系。

活的真失败,大事不顾,每日被IUC的这帮小白痴气的要死。真是不值得。在IUC我也有很敬佩的寥寥无几的几个同僚。头脑聪明,知识渊博,性格又沉稳安定。我有时发起脾气来还是会埋怨,倘若我当初咬牙横下心来搬出去一个人住,现在是不是不会为那些琐事燎的火气上满额头痘痘,也不会颓废地每天半夜暴饮暴食看傻瓜电视剧。而也是行事稳定,超然局外的淡定中的一人呢。

不知道,我没有答案。还有三个月不到,课程就结束。我学到了什么,我的日语有了什么样的进步,我的人生的哪个方向会因此改变,我遇见了哪些值得终生交往的良师益友。叹气,再怎样的良师益友,不联系就是忘恩负义。

每次坐上晃悠悠地往横滨西边行驶的相铁线电车,心境就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在茶室里坐上4个小时,腿脚像折了一样剧痛。没有比较就没有鑑别,星期三的学员和星期六的从技艺到茶范到个人背景气质都差了不止几个档次。做茶的时候叽叽喳喳地不断地投问过来,我则是不问不言,有问则答,答必少言。多数时候我只是沉默地看着,听着。炉子烧的水开,咕噜咕噜地叫着,滚烫的水在舀子边上生起圈圈白烟,随着水舀子一路缭绕到茶碗里,然后哗啦啦地冲开一抹浓绿。

洗茶碗的时候,伊藤san问我茶会有无朋友来看,我笑笑说,平时说来的不少,到时候恐怕一个都不会有吧。伊藤san也笑了,比起那些随口乱夸些不靠谱的主妇们,她一眼便看透我性格中的棱角与冷漠,以及对于那些棱角和冷漠的心安理得。

经常会有人在我背后狠狠地骂我bitch或是混蛋。也会有人望着我得眼睛说我too nice。只要我活着,这两种情况就还会继续。Columbia training教会我,一半bitch一半好人,一半钢板一半柔软,看似人格分裂其实活的更自在。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Japan 2010-2011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Japan Day 190th: Being a horrible person in a Chilly Spring

  1. me说道:

    杨昱姐姐,你还好吗?我刚知道日本地震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