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zarre night

今天presentation,因为昨天被导师教育了的缘故很郁闷的拿着最后一秒钟写完的稿子过去了。池也来令我稍微放心了点。一进门我便嚎:you are not walking into this door。面前背影的乔san回头微笑。
presentation不好不坏不咸不淡,没人care。
结束后三人去have a beer。然后AA说了让我一生都不能原谅甚至还要记恨他的话。
我这人一般不和gay计较。尤其是AA,我即使被咬表面不太说话,顶多回家狠狠唾弃一阵。
乔san是很迷人的,尤其迷我。于是我一直以来划条线,秉持决不越界但求一好印象。而且Frank不在,比之毒蛇我更倾向于靠谱乔san。言行举止流露出的欣赏与信赖被两个人捕捉到了,一个人装傻,另一个人便时常诡异微笑使眼神。
我一直装看不见。直到今天,AA故意说出最令我尴尬的事情,一直没和我讲就是等着这个时候。两杯啤酒,三人头脑清醒,时机刚好而不依不饶的说着,我一直以来的娃娃脸终于沉了下来,狠狠地盯着AA的笑容: 有些话,真的只有gay能说的出来,有些坏事,真的只有gay做的出。我这辈子都难得用心一次而累积起的好印象一下子就推平还倒挖15楼地基,算你狠。
两杯啤酒下来,我再也不想见这两个人。而让我对乔san断了念头这笔帐我算在AA头上。

晚上出去打保龄球。庆祝bear-san生日。此君我上次见还口口声声未婚妻呢,今儿就和一人高马大同系女子亲亲热热,我心里哇呼。
从来纽约以来我和Frank就都非常喜欢W君,总是甜心甜心的称他,只因此君可爱程度前所未有。之前几个学期也总是说要一起coffee or lunch,最后也不了了之。其实我不是没有时间,只是怕多见几次多说几句话我就自作多情。那样的阳光甜心就该放到太阳底下好好晒。现在终于到了没什么话说的阶段,连灿烂如他也见我也只是礼貌点头微笑。扔了几个大偏球坐在后面喝酒,觉得世界很可悲。碰巧此君开玩笑,so next you are gonna to have a strike? well, I am really..not sure…come’on, show some confidence, gloria…etc..etc.
那一瞬间我连搂着他脖子放声大哭的心都有。我又不是一天两天lack of confidence了。那是我想要而没有的啊。。。。呜哇哇。。。
我只是眯了眯眼睛,回了一个亚洲娃娃的微笑。而W君尝试说话的举动也就此结束。

保龄球后大家要续摊,我打电话给kurasu,跑到他那儿继续。
kurasu的朋友很广,所以有些人我看的目瞪口呆的。随手扯了一面熟而非常友善的德国混血聊啊聊啊聊,脑子里只想着一天失两个可人儿,不可承受之哀痛啊。海聊了半天蹦出一个直感,这家伙也太gay了吧,刚这么想,就听他说,有人还觉得我是gay呢。我在心里翻白眼,in denial…  此人的日语和Frank非常像,说法语的感觉也像。
kurasu精心弄了WD,一个人一个人传着吸。我摇头,自控力太差,吸了就难戒,酒精就够我折腾了。
一直喝到凌晨4点,kurasu醉醺醺的时候还像妈妈一样温暖,我反而越来越清醒地靠在沙发里养精蓄锐。德国混血也没怎么醉,用德国人的认真应付另一女人满口胡言。我则在另一边忍受着某酒后吐真言的jerk。

我希望能永远醉倒在黑夜里。只要白天一亮起,爱恨情仇都要紧紧深藏。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