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我父亲是个看谁都是好人,对谁都如对朋友的人。
于是一路下来,杯具成套,血流成河。然后我爸很郁闷的想这世道混蛋了。
我母亲是个看谁都是敌人,对谁都咬上一口的人。
于是一路下来,杯具的套数不比另一方少。从始至终我妈很愤怒的认为这世界就一个人也能活。我一直很迷惑。比如为什么好人没好报呢?为什么你投之以桃却背后遭一脚落井下抬头还一块石头呢。我也曾经愤青地将那些推我下井的人咬上一口。于是我一路生活也没少往家里堆杯具。
我最近突然想明白了。想明白了我就很想笑,因为实在太简单了。
人是不可只分为朋友和敌人两类的。路人甲乙,同事丙丁,家人,盟友。。。越是分的细”政治觉悟”生存本领就越高。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从某种角度来说,都是把世界想的太简单了。

我有一些相处客气礼貌的同事,大家喝喝酒打打保龄球谈谈专业抱怨下老板。
我对朋友只在乎一点:就是和我不虚伪。
这个世界上不虚伪的人是几乎无法生存的。人为五斗米多少折些腰,我在职场也会闭着眼睛说赞美话。可就好比salaryman,一天疯狂工作8小时,加班5小时,配客户老板买醉卖笑耍傻调戏艺妓又4小时。终于回家一开门涂脂抹粉的老婆凑上来,艺妓般的柔声微笑说你辛苦了,岂不当场夺门而逃。比喻粗俗了些,说的是一个道理。
所以我的朋友很少,交情有浓有淡,却都是我内心深处信任之人。看到他们,心里就会温暖起来。
至于绝大多数的路人,我基本无视。二世祖精英文艺青年或是才女,我这里什么没有可以假来假去的”资源”,请去面具展览会遍地开花茁壮成长。
哦怎会忘记还有一类,漂亮生物。你们真美好,我默默地无限地花痴,在你们花期之内愿做脚下沃土。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academic life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