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事更新 (Nov.8th to Nov.14)

从boston回来,累的睡了整一天。
room trasfer的事情总算有些眉目,丢的那本书也算不到我头上。
周一paper due周二ta session周三 presentation周四 MET & boston,又是忙到昏头的行程表。
事情越多反而越学不下去。

星期日只睡了4个小时,紧张deadline的缘故。星期一头昏脑胀地去上日语课。下课后恹恹地走在阳光底下,闲聊的美男子一句daijyobu? 马上心情和嘴角一起翘了起来,圆盘脸上眼睛眯起来声音娇起来,短短几步路身边跟着的饕餮一个劲地咬手绢:自从上星期被我在MET狠狠地拍了脑瓜之后,这小家伙就是尖嘴利牙见哪个人类都磨牙霍霍的。
告别转身之后,饕餮就问,这家伙哪点长的似我。我笑,虽都是美丽的生物,但人家是表面孤僻内里敏感温柔。饕餮恨铁不成钢地一路嘀咕,怨不得你这一辈子都是gay的绿叶。
下午4点的deadline, 晚了45分钟交上去,肯定是要扣分的了。

无论哪种语言,我的阅读理解能力都不是一般的强。一目十行一日百页也好甚至在日语课上临时扫两眼笔者的意思我就能摸的清楚明白。可惜无论哪种语言,我的写作能力都不是一般的差。永远只会写故事小说,一到议论文就是悲剧。日语的议论文被老师红笔全文划成勾勾叉叉外加一记你想说啥彻底打入海底。因为无论哪种语言,我的语法结构都很差,多是凭语感蒙混过来,所以正统的写作训练还是需要啊。

今晚和明天一天要看大概7篇文章一共300页然后准备一个presentation。然后是批卷子,备明日下午课。然后明天还有搬家,签协议,等present delivery,必须一天做完因为星期三一天课加presentation根本没时间而offer will expire on that day,星期四上午Met, 中午去boston。
人生太短,想看的风景太多,这世的牵挂还没理清,却妄想那几世的头绪,真如饕餮所笑,我还真是穷奢侈。

星期二钢琴运到,摆在客厅里。我一点一点擦着琴键,那些黑暗过往一点点涌上心头。
我没有忘记。
我不喜欢钢琴。倘若再一次回到过去,我还是会期望举起斧子砸烂那台八音盒,回忆里每一个黑白键依然还是血泪哭喊。
所以钢琴于我,真就只是一消遣。
就像电影。每次看电影作为娱乐都很尽兴。可若是从里面弄些视觉理论或是文学内涵,头疼死。可要是我终身从事娱乐大众的行业,那我还不如撞墙。
所以电影,钢琴于我都成玩物。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