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GP和孔子教授的授课风格完全不一样:GP是典型的一砖一瓦盖房子:历史,政治,文学,笔触,线条,风格。譬如某朝某代某幕府将军的七大姑八大姨什么时候结第一次婚过二次门生的第几个小谁又是哪家的大谁的青梅竹马,都清楚的让人害怕。孔子教授则是先让我们备好砖瓦,然后突然说我们爬上那棵树吧,然后领着我们从树上看房子,然后突然呼啦啦地从房子主心骨正梁跳下,势如破竹的落下,劈开原来的框架,同时整个砖瓦梁柱结构细节都一目了然望的清楚。他是很牛地呼啸而落,我们则是哇啦哇啦地一边担惊受怕一边觉得看不清啊。郭熙的春山有如乔托的圣母。
于是我们,每天有三分之二点七的时间做无尽的阅读写作,有三分之零点一的时间仰慕先生们的学识及智慧,有三分之零点一的时间抱怨时间太少工作量太多教授们太要求完美,有三分之零点零五的时间觉得自己挺幸运领略不同的方法论,有三分之零点零五的时间自我怀疑当初为什么把一无是处的自己招进来他们是不是在后悔之类的。哦,自从做了TA,那三分里二点七里有那么整一分都赔给了本科生那丑陋的笔迹,胡说八道的阐述和骄傲愚蠢的邮件。
近来上建筑史,第一次觉得数学是非常有用的,尤其是画图的时候。第一次领略比例,以及几何的奥妙,难道再去重新学数学吗?
近来查古字,发现台湾的拼音系统是完全不同同时又是超级有用的,要去学吗?要去学吧,很有意思的样子。
近来运动身体,发现其实有的时候有些东西还是当作爱好为好。所谓专业,都是有牺牲的。
时间太少,想学的东西太多,想读的书太厚。
我的硬盘没了之后,以前保存的很多Manchurian research 的网站,全都没了。。。。我很郁闷。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Academia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