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se plus worse plus worse plus…

每天哭不稀奇。尚未习惯的是一天哭上三遍。
压力再大,总有临界点。
今天一早8点开始就不幸重叠着倒霉,外乘诸事不顺。到下午3点的时候都不知道该骂人还是哭丧。
晚上肿着黑眼圈裹着黑衬衫黑外套见了Frank。第一次Frank问候的时候干巴巴地回一句 I just cried.

捏在手里新换的护照,已经没了身份证号码。站在纽约湛蓝湛蓝的天空下怔忡发呆。回不去了哇。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什么祖国啊家乡啊是永远回不去了,这辈子没什么办法注定是客死异乡了。
写论文查资料,看1904年万国展览会上美国人英国人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描述偏见。不过一百年前,那语言阴损到家,那态度直到今天看了耻辱感依然渗在骨子里。这个世界上,是资本说了算的,是弱肉强食的,和平啊博爱啊平等啊都是政客发明出来的。宁可被人骂超级强权,也好过被人踩在脚下怜悯少吐一口唾沫。自古以来我就没见过一个所谓的和平大国,或是和平弱国。
下午跑到Kinokuniya闲逛,观察人。日本当代文化吸引东南亚的是其耷拉着耳朵,温顺而甜甜的かわいい,但痴迷the japanese-ness的美国青少年们则一水的 dark gothic 和lolita,而真正研究日本的学究们,有一个算一个,连木村大人的名字都一脸陌生。三种人在日本文化里各取所需相安无事。
我虽然学术和生活分的很清,别人要是扣我政治帽子我也敢用耳光回他们的愚昧。但我恐怕这辈子都不敢在奶奶和爷爷的墓前讲我所做的学问,我所热爱的文化。个人的历史是只与情感,亲人有关的,没有任何与理性或是历史叙述和解的可能与必要。我每次站在墓前,一点也不想争辩。对于他们来说,我就是大逆不道的。没脸落叶归根。

今天起闭关。冲刺写论文,专心处理杂事,close up my emotion。5月1日我要是没投Hudson River,就再来写字。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