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 Up: Be Young & Ambiguous

昨天中午的时候差点崩溃。精神紧张到一定程度,写Tanizaki遇到瓶颈怎么也摆脱不出来,眼看着deadline迫近就开始窒息。Yayoi-san看见我一脸晦色,言语坚定地说,you will do just fine, writing 5 pages everyday。
于是傍晚就真写出来了五页,虽然后期还要润色。顿觉放松,和Frank约出去喝咖啡聊天到咖啡馆打烊。高高兴兴回家给Yayoi发封邮件说thank you & cheer up,改稿子改到1点半,准备早点睡觉。
可惜早上5点才睡。9点钟去上课,在门口看见Zack,也是一脸衰相,居然难得语调软软地问我how are you。我也难得娇娇气气地回他说i just wanna be done right now, which i am not able to。课后出门发现阳光明媚,于是照例和John坐在庭院中间聊天。他也是被papers弄的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委委屈屈地聊Bruno Taut, MoMA project,我们两个的领域蛮互补,互相更新很多知识资讯。一看时间,拔腿就往导师那里跑。
导师告诉我下半年他在DC的消息。他今天精神很好,当我外太空的时候,他也能微笑看着听着。签了表格,说了计划,决定了第二外语是德语,而专攻定为东亚艺术史。今年夏天n多人去日本。
于是正中午的时候,发现纽约阳光明媚,天气真好。又正好收到Yayoi的回信,心情比天气还温暖。
回家补眠。
下午日语课其实不想去上的,还是去了。然后犹豫又犹豫,还是去了lecture.
去了就庆幸,幸亏去了。一群figures,连我的导师都来了。研究生有Frank, 我,Aaron,还有几个宗教分支的。看来看去,突然发现研究生中就我一个女的。
讲演结束我就想走的。结果GP冲过来,把我们弄去帮忙开酒摆碟子。我一弄就把酒塞子弄碎在里面了,气的GP一边弄一边讽刺我。我说今天不挣小费了。
肚子饿的要命,酒又很平庸,更重要的是我心里有事在长岛。刚想离开GP就过来说一会把你们介绍给他。
GP有个非常非常大的优点就是会带后辈。他会真的把你介绍给职业生涯中各种重要的人物,而你不必在未来某个酒会上忐忑不安地端着杯子牙打颤地去自我介绍。而我自己的导师因为性格原因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介绍,聊天。饿疯了。过后去吃东西。
我注定要和gays打一辈子交道。两样法宝。给他们酒,给他们耳朵。三杯酒下肚,我的耳朵都不够用。
半醉的博学又聪明的gays,是世界上最有趣的生物之一。学术如八卦一样有趣,八卦如学术一样严密,三人差点把房顶笑下来。八卦之中交流的资讯,经验,知识,密度赶上半学期的readings。Frank真的是个贴心的可人儿。
有很多关于未来的,最近一直在隐隐考虑的事情,逐渐在眼前明了。
下半年没有新进任何日本艺术的人,Frank又在日本,Yayoi工作,所以只余我和Aaron面对GP,INTENSE。
我打算把学术名字改回到yangyu。
吃饱喝足,power up。一堆事情要加油,明天早上要早早赶到MoMA去坐车。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