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hadow of Life

星期四偶遇师姐,跑去中国城吃晚饭。一路走路聊天,偶提起有关自杀以及对于亲近的人自杀的反应之类的话题,遂讨论好一阵。师姐突然问上一句,为什么你能理解我就不能理解。一直低头走路的我本能地停住脚,抬头直直看向她的眼睛,中国城的喧嚣浑浊的街道在那瞬间黯淡又明亮地闪烁在她的眼睛里。
我眼神一调,清了声喉咙,那是因为我没有你理性。而百分之九十的自杀,都是有违理性的。
继续走路,在黑暗肮脏的街道上找吃饭的馆子。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悄悄地捏紧光滑的里衬,紧紧地攥着。
刚刚那一瞬间,我的饕餮突然伸出爪子拽住我的袖口。

星期六去IFA听讲座,看到我曾经可能投靠的老板,非常权威,非常欧洲,非常绅士,非常可爱,我轻轻叹口气,捡个座位翘脚听着。讲座后和Jessica去吃饭。虽然相谈甚欢,但席间谈的话我一点都不想回忆,提也不想提。只记得天气温顺地不像话,春天的温良。
星期天睡了很久很久,好似一个世纪。去soho,买了条鹅黄色的裙子,虽然不知道会不会穿。本来还想买鹅黄色的指甲油,拿起来还是放下了。
晚上见了Jia,眉间总算快活起来。

还有40天。我有4个20页以上的paper,其中3个连写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深深的疲倦。而每天的阅读量。。。。。根本没有时间额外看书啊。
在所有所谓的负面情绪中,我最怕的便是内心深处的疲倦。生气也好心急也好哭泣也好,说明心里还有盼头。而那种明天不如不来的叹气,是慢性毒药来着。已经连着一星期口头禅, just tired, really tired.
所以在这个时候,自私也好,我需要冬冬活下去。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