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计划。

星期五早上4点睡,8点起,9点上课。夜里看的那本书虽是大段略读,但仍觉得有意思。
中午来不及吃饭,跑出门打车的路上巧遇背着双肩书包埋头赶路的导师。三天后就要交proposal了此时此刻再没有想法不表决心我就惨了。这两天也一直有在想,大概是world exposition吧。导师说好啊,literature也丰富。心中忐忑不安。走到小饭馆门口,导师说一起吃也好啊,我苦着脸说不赶到MoMA不行啊。
在MoMA的档案库呆了一个小时,决定这学期最大的case就是1960 Visionary Architecture了。匆匆往回赶的时候,饿的要命,塞了一口三明治拿杯热茶冲去class meeting,问了一堆暑假项目的问题,其实主要是想让自己被一个人认识。
4点5分,在113街角给Frank大大的拥抱。彼此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于是一路灌着寒风穿过中央公园抢着说话走到Guggenheim看展览。James Lee Brayer的金阁子是最喜欢的,其他有很多炒Orientalist冷饭的,最后我们两个受不了跑了出来。去吃越南菜。

吃饭谈笑之间的两人,已然褪去初来纽约的青涩。所谓professional
student和student不同的。并不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的,也不是做砸了可以一笑我还是学生。graduate
studies是职业生涯的开始,学习是有质和量的要求,每一个paper就是一个case
study,每一个同学都是networking,每一个期末都是一个季度考核不过就走人过了就升级的。Frank和我都清楚我们是刚入行的手艺新人,等级森严,门规严厉。加班加点,辛勤培养,小心呵护着脑细胞,等着它们结出金瓜子换粮食吃。
Frank喜欢并擅长抽象理论分析,由此非常喜欢简单而韵味深远的东西,比如John Cage。我呢喜欢并擅长繁复琐碎的现象分析,由此非常喜欢研究原始档案,看一封封的通讯电报帐单,揣摩事情的原本样子。

暑假要决定自己的方向是architectural 还是East Asian。
星期六的计划,睡半天,然后赖床看书。

p.s爸爸转告杨帆,我今天碰巧遇见一个也是statistic的MA中国人,她说MA很好申,所以看样子应该没问题。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