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呓语。

我们的GP什么都知道,尤其是那些拗口的名字,听他低沉的嗓音娓娓道来visual narrative或是academia field, 好像夏日在凉席上听电台故事一般舒服。
周二的课上想起是按alphabatical 顺序来做presentation时很崩溃,早知道我就什么都不准备了;果然一节课只讲了四个。Frank下来后很紧张,其实他的逻辑是最清楚的,念头也是最有创意的。可惜他说我太nice什么都说好已经不相信我的评价了。。。。没有听出very well done和nice job的区别嘛。。。。。然后就告诉我说GP周末请他的advisee 去家里开私人party。今天又知道party上面不但见了他的和众同学的男朋友,而且他和同学都一视同仁醉的一塌糊涂。羡慕的不得了啊,有这样好玩的advisor, PHD生活不至于那样miserable吧。
我所羡慕的,是GP独有的平衡感,那种平衡感,说明他头脑不是一般的聪明,而是确实有智慧。既保持他生活的style,又能融于学术界,同时也能感情平稳内心安定。perfectだ!
一般的聪明是怎样都达不到的。一般的聪明,至多作到自知之明。万取一,取一而坚持,而不悔另一。想要的东西倘若只有一样,舍弃其它,万般努力,一定会得到。簡単だ。
今天课上又讲了点Black Mountain College,觉得十分好玩。一个由教授建立起来的深山深处的理想学园,师生同劳同学同作息,整个一世外桃源。有点让我想起我的中学,也是建在湖边的私立学校,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长成现在的性格的,只活了5年最后负债累累而倒闭的短暂寿命让我觉得好像专为我准备的一样。而Bauhaus 的Joseph Albers在45岁的时候从德国逃离一无所有来到Black Mountain白手起家重头来过而建立起他一生的名字。现代人长寿许多之后50岁也不算晚啊,无论做什么都不可放任自流啊。自此以后20年,铁棒都可磨成针啊。
我这个人偶尔被人问到什么,总是一副什么都好无所谓的样子。但倘若我真上心考虑些什么又恰巧考虑的很清楚于是便千叮万咐告诉最亲密的人的时候,没有一次被认真对待的,三言两语打发。搞的我很火大也很无奈。没办法,一直都是晃晃荡荡脱线的样子嘛。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