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ll Version: Time about to change

8月28,中国人眼里是个吉祥日子,我们系的orientation。
夏天的时候伯母送了我一条白底绿花的裙子,我很是喜欢,于是便穿到系里的orientation去了。
我知道CU的中国人很多,Asian 很多,ABC很多。
well, that’s not the case in art history。
作为文科里最保守/conservative,最具偏见prejudice的一门,今年phd18人,master25人里,只有我一个亚洲人。而全场我的衣服的颜色是最浅的,也是最花的,女子都作名媛打扮,黑亮色的尖头平底鞋,束腰裙子,深色衬衫,眼前再晃过一LV包,我当场就疯了。这哪里是学生来的啊。。。。。。
一天下来,我的神经抻抻松松,情绪不是很高兴;每个人都不断的重复自己是best,我没见过harvard, princeton那些牛校的人有这么狂。不过是带个new yorker 的标签,有什么好自我膨胀的?
不过系里有个好玩的事情,意大利人学印度艺术,我和另一德国孩子学日本艺术,台湾人学中国艺术,都cross-culture的一塌糊涂。
中午的时候Prof. MM 说下午学日本的这几个学生聚一聚吧。于是下午我和Frank,新鲜血液加入另2学生,以及MM和另一个日本的访问学者,在研究日本艺术的外国人里,我的日语最差。打击。Prof. MM对我的pitt背景和研究方向非常感兴趣,对我的proposal不吝赞美之词,令我非常感动;我当时的情绪已经down到最低,觉得自己是到了巨人国了。所以说我为什么喜欢gay啊,天生就是温暖可爱而有趣啊。

一天下来,我知道了几个事实。
一,我正式结束学生身份,没有任何借口再去蹉跎或是sloppy。从各个方面起我都要成为一个young professional。
二,我要不断提醒,回忆Prof. MM对我的称赞之词。否则,我依然自卑的想消失在地缝里。
三,我的field为Modern Japanese Architecture; view myself as an Architectural scholar, with a minor in Japanese art.
四,今年暑假去日本是我一生当中做过的最正确的决策之一。It paid off so well.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The Full Version: Time about to change

  1. XIAONING说道: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显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