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nse

今日热昏头。
最后一节日语课,竟然稍许有些伤感,在闷热的夏风里一撩一撩的。无论多少眉来眼去,时间一到,四散回家,终生不相往来。
Drew的Symposium,来的人不是太多,尝试了一下,还是不大能听懂,于是便回家,爬山越岭的时候遇见自己的学生摊了块小毛巾读佛经,颇为有趣。
晚上的时候接到个电话,对方让我猜是谁。对声音和气味异常敏感的我,沉默两秒之后便叫出名字。名字出口之时,恍若隔世。漫应了两句,不擅长应酬的我,心里逐渐不耐烦起来,倘若我还在pitt,这电话是万万不会有的。而世界太小于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事。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Intense

  1. Lin说道:

    pat pat 少給自己腦袋上貼標簽了,我認識你這麽多年你都hardly是一個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