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这学期Kirk的seminar上的最为费力。讲war,讲pain,讲人身,很难。因为有关当下,有关politics,有关人的思想意识形态,于是就非常容易伤害个人感情。
一路过来,讲Iraq War的时候美国同学很难接受他们的美国政府和其他社会主义Regime一样扮白脸手又黑。上次课讲到靖国神社Yasukuni Jinja,课上加拿大籍的日本同学和研究日本的美国同学就其是political还是religioous属性争论好半天,虽然我也觉得那美国孩子的纯religion太简单,可我因为没去过实地也对日本人万物有灵的shinto不大了解,想说明白又不陷进民族局限是很难的。Yasukuni里面陈述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理由归根到底是为了资源resource,Prof. Kirk突然说这个很有意思,我第一次听说国家参战是为了Resource。我们美国人从来都说是为了spread of Freedom。幽默的令我当场笑抽。

我高三那年冬天坐京九回深圳的火车上和一23岁的英国哥们争论西藏问题,回来和大伯讲,大伯说你们两个被相反的意识形态系统洗脑,能讲通都怪。最近时局动荡,课上理论理性讨论的又多,自己研究方向也是最为争议的地区。24岁的我,对西藏,台湾,日本这三个地方的问题也慢慢形成自己的看法。政治于我,成为非常非常personal 的事情,于religion一样,是不可喝点酒后高谈的事情。

小国的人易偏激,如英国,如日本。大国的人易骄横errogant,如中国,如美国。
听美国人讲Iraq或朝鲜,听中国人讲日本或台湾,你就会判断这个人是否有self-critical 的理性精神。
而Kirk对Yasukuni的总结,让我由衷佩服,他确实是我们系的hardcore.       The idea of Grafting.  The political statement grafts on a deeply-rooted religious practice, deliberately causing an ambiguity, which originates confusion, conflicts and all the problem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