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sionist

那匹兹堡的牛女终于如愿以偿去了Harvard. 我很替她高兴,因为我很喜欢她。小巧的江南的白白的小媳妇。

今天和同学聊天,说学了两年日语,笑哭生气高兴唱歌这些词都没学,学的是见到长辈的敬语工作同事的客气语还有各式各样的委婉语客套话躲地震挤地铁休息日加班,唯一非工作的就是:maid如何serve男客人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别提我们把这段演绎的多情色多色情。

今日也和Brianne聊天。我说Ruskin是个Sheperd。

我极其喜爱聪明的男子,或是不动声色的温柔的男子。

今日又突发奇想说找个日美混血我日语英语都练了。我爸连嘲笑我都顾不上,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领一火星机器男性他都双手双脚赞成。

今日Josh来上课,许久没听他的口音,又有些糊涂。心里很是不爽,又想拼命读书了。

我又一次低估了女人的生存能力,女人生存能力与脑容量无关,纯乎本能。我检讨。

开始第二轮批卷子,小孩子们答的十分不好。

我本来想退掉那门课,千钧一发之际Kathy把我拦下来,让我先过老板门槛,我就气馁下来了。。。。。

Kathy是个十分十分好的老师,越了解便越这样觉得。

我要加速日语学习,现在学的根本看不了学术文章。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illusionist

  1. XIAONING说道:

    那你呢,亲爱的?有啥消息记得赶紧通知我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