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

今日关TA office门的时候,突然想到,梦想破灭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呢?不过扑的一声而已。
以前听家里长辈说二姑那时候就是太爱学习了。我很困惑,怎么会是因为努力学习而英年早逝呢。
最近忙,每天真正睡着也就一两个小时,走路都用跑的,急急忙忙的。每个人都只看到了我的一个小侧面忙忙碌碌的。四种事情搅在一起,心思就十分烦躁,每一种下面再或三四或六七的分支开来,我只嫌自己跑的慢。本来都没了的小痘痘,又三三两两冒了出来。
幸好自己的身体还算结实老实,让我怎么折腾也只是这里疼疼那里痛痛,坐在椅子上腰痛,走在台阶上腿酸,夜里躺在被窝里了手指又麻痹酥酥的,但总不至于突然让脑子罢工。比我身体还结实的是我的电脑,一天24小时一周7天还没全盘崩溃。
写完一个20页的paper, writing center关门,找不到人改,今天中午突然空下来的一个小时,倚在TA office的桌旁发怔。我为什么要说英语呢。幸好Rebecca看到我,高高兴兴拿过去改。她和sheri讲了一样的话,you did a really good job with English. 那有什么用,GRE还不是一样低。。。。
今天在路上跑,突然脑子里闪过个念头。

但愿就此倒地长不起。

找不到一句贴切的英语翻译,毫不客气的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嘴里塞着系里party剩下的蛋糕,才发觉早饭过后一直没吃东西。
但愿春天里有一天我能细细讲今年冬天的事。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但愿

  1. Shengwen说道:

    我也一样
    只能说加油!哭着享受i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