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llo shot

我从来不节制自己的进食,大概是我所有的自制力都用在酒精上了。一个晚上喝掉一打啤酒,或是早课前两个小时喝掉一瓶红酒的时光不再来,每周几杯啤酒,几杯红酒。最近迷上了jello shots。
控制酒量是如戒烟般难受的事情。但倘若不控制,我恐怕白天也会喝vodka。
我拒不承认自己有酒瘾,也不承认自己desperately depressing。
晚上去Irish Bar,恰逢一party庆祝某40岁单身汉生日,从芝加哥找来一歌手唱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歌,满酒吧人扭腰劲舞超high,我们这两桌人都快疯了,脸面一个劲的抽筋。想像倘若一群欧巴桑们和着文革60年代样板戏曲狂跳忠字舞热唱声音嘹亮,我也早撞墙去了。所以我有些理解身边的这些愤怒的art historians。不过那些杀他们的音乐,听在我耳里就全一个样的乡村而已。Travis教我画手掌trukey,普及小学一年级的美国文化。 Emily 则根本不是办公室里那个干练热情的助理,让我觉得其实与工作上的伙伴坦诚相见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日本有很多习俗都是从西方沿袭过来的,以前看日剧不了解为什么喝完一家接着喝下一家。现在才稍微有些明白,西方的酒就像中国的吃,都是花样百出层出不穷有文化在后面。啤酒就有一千零一夜。
大家吵着奔向下一家,我则被他们送到undergraduate party,续我自己的摊。
Willson-san家养了两只皮毛光滑超级可爱的黑猫。Willson-san其实是个很温柔的好人,所谓可爱之人不可爱的例子。恩。jello shot, 我的新宠。
我讨厌Pittsburgh的taxi-driver。讨厌永远接不通的电话。讨厌超级烂的服务,以及索要高昂小费的滑头。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jello shot

  1. XIAONING说道:

    别给我当酒鬼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