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ield trip of Early American Architecture

星期日一早就爬上黄校车,天气晴朗。Rebecca的Fiance 迷人的让我对意大利充满盼望。
美国第一座定居的小茅舍居然就在离我三分钟路的公园里。
路上看到宝蓝色的老爷车和水母一样的钢塔,想明年夏天做road trip。
第二栋房子里很冷,有中国瓷器和深绿色的墙面,客厅里娱乐设施整整齐齐一样不少的端正。
美国第一条national road No.40, 窄窄的风景起伏;美国最古老的metal bridge,小小的窄窄的。Toker领我们去Fiddle,他十年前去的小店。女招待蛋粉毛衣亚麻头发脸颊晒红,蓝眼睛总是眯着笑,极其便宜的热狗手工炸的暑片,座前一身亮粉色西装礼帽的黑人。街上偶尔呼啸一队哈雷。桥底下巨大的涂鸦破烂的垃圾桶。时光像小提琴般悠扬。
淡绿瓦顶的天主教堂前视野开阔,墓地伴随门外,阳光下格外宁静。我这一生也要找到这样一个漂亮,宁静,并不高大,淡色的教堂,然后把自己的墓碑卧在前面的绿草地上。倘若游人来访,或无心或有意也会看看我,这样我便不会寂寞。
有一个小镇,中心像圣诞节的公园喷泉,人们围绕在一起生活。
像所有庄园一样,随着上坡而展在眼前辉煌宁静的facade, 草地和高高深深的铁栏挡着不速之客,窗户的白窗帘从来不曾挽起,深居简出的女主人忧虑的隐在后面,面前是遥远的镇子,大片的原野,像所有客气冷淡的贵族一样没落的命运。
The Magnificent Amberson, 和那金色阳光下的双翼飞机一起轰隆隆又寂静的划过眼前脑海。

Toker是我所见过最健谈最喜欢谈话的美国人,一天下来使用了无数magnificent, significant, fabulous, tremendous。

PS,老板让我在两周之内写出MA Paper。
PPS, 原来郑成功家族是一个中国版的God Father,Hilarious!
PPS, 今日和Yuki聊到很多心里话,互相都有些悄悄的红眼圈。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A field trip of Early American Architecture

  1. XIAONING说道:

    “极其便宜的”,我现在一看到这个词就眼冒绿光,可是加州这嘎达似乎没有这个词 😦
    看你生活过得多好呀,幸福呀~~

  2. 说道:

    美国人不是都有点话痨吗?
    ps.你们老板不是一般的狠,好怕啊!加油写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