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SH

家里放着电视剧的声音,有点寂寞。
我很累。
我还是错过了一个十分十分重要的申请deadline,在家老实的叹气。
早课遇见Amy,她早三点睡六点起,为什么她没有红血丝。
五点睡,神经还是一跳一跳的兴奋,一半因为中午的coffee一半因为第一次完整的准备出Modernism的Reading,念头和血丝一样多和流动。
我很喜爱Benjamin,可惜只有我。Simmel里讲的那些他们看来好笑的mental life和mechanism of metropolis,我却深有切身体会,这就是所谓社会发展的差距了。结束时Robert以己度人惹来我反唇相辩:当technique和social units以mechanism的方式介入/construct我们的perception时,我们的感知永远伴随alienation,并且这alienation是我们自身独立的唯一可能的道路。他当然不会有alienation之感,小城市,小资圈子,小女友和兄弟姐妹,如此依赖和联系(自身独立的lost)会忽略milieu和自身的交流。继续反问Josh如果我们能够handle alienation,为何如此多的电影戏剧小说却依然沉浸其中。我这个人一但认真就容易咄咄逼人,咳。前阵子有些乱的英语近日稍有清晰,伴随而来语气态度aggresive不少,锋芒必露。
我真的很喜欢Benjamin。
我也很喜欢Jack Bauer,以另一种方式。过去经常说,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这里有一句同样的:If you think you’re having a tough day, meet Jack Bauer! 以其共勉,这哥们演主旋律演的太坎坷,那冒汗的特写好像岳飞刺背。
星期三的时候中午才起,晃荡到学校,看见长椅上休息着两位中国师姐,都很松倦的样子。我迷迷糊糊的加入谈话,闲闲的端详着她们。研究什么像什么,一位秀眉秀目好像老月份牌上那样闲情玲致的女子,另一位淡眉淡目白皙如那乖顺的小铜狮子。午后恰出阳光,很喜欢此时这两个女子,东方沉香韵,安静安心,绕梁长远。小孩子般的语调问我,你这个样子去见导师?我小狗似的拨浪鼓,抹上一付精明强干的模样,大家都笑,很放松。回来路上回味着那一点点温暖的时刻。专业看了这么多年美女,觉得还是女子的那点味道,安静中散发出的温婉,最是迷人。只有与那相比,美丽才是皮相。无论美皮还是静韵,(天生缺陷后天不足)都是我没有的干干净净的,所以我很喜欢女孩子。
一路和Brainne聊天回家。和她讲了Jessica的事情,事后觉得有些别扭唐突,言多必失。她的事情也很是让我挂心。Pittsburgh的冬天,会下十足十的大雨。
我最厌恶的,是做事不上心的人。或是不上心连敷衍都不专业,让人一眼看出虚假的人。比如生日时塞过来一包皱皱的糖果或是空洞物裹在衣服袋子里,让人想起枕草子那些所谓“不合宜的事”,“粗鄙的事”这样的短章。对于挑剔的人来说,临时拼凑的东西惹厌而不如无。
偶看Vanish,老套神秘感的阴谋,编织着政治心理枪支和女人,洋皮里的土气四处蒸发。旁支末节里那个有两个笑涡又有为的FBI一定是爱上了那万缕所指万君所系的关键女人;于是这有关旅程,寻找与错过,隐隐的期盼和牵挂,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的现代Romance,成了我enjoy的花园。
这段时间一直很忙,很累,一直失眠。与失眠一起折磨深夜的,是楼下邻居toast blueberry bagel with strawberry cheese的香气。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VANISH

  1. Lin说道:

    当technique和social units以mechanism的方式介入/construct我们的perception时,我们的感知永远伴随alienation,并且这alienation是我们自身独立的唯一可能的道路。
    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