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今天第一天上课,上了一天课。
原以为减肥与好好学习是属于新年计划的,现在看来只能靠新年愿望保佑了,intensive readings & presentations & short papers & long papers………学的都是极为陌生的东西。意大利的“秦汉时期”连名词都看不懂,地理历史谁跟谁哪跟哪。。。。。Modernism的老师上来就飞快的比划“champion show: Clark vs Pollack"然后谁谁谁突然加入打了一记左钩拳,咣,钟声一响,我的神经崩溃了。

第一次知道原来grad student是有每个老师的评估的。看来我尚未有成绩的日本艺术算是废了。。。。。我从"reserve, rarely contribute"到"wonderfully intelligent and cheerful participant",麻雀变凤凰的版本。其实我一开始主动认真多了,到最后只是形神放肆罢了。即使如此在老师的眼里因为东方人而被说成reserve,那其他两个亚洲学生岂不成了圆寂佛祖,千万年不变的沉静与微笑,好神秘啊。。。

这学期要是不拼命可就读不下来喽,不是闹着玩的。。。。
俄罗斯美女见了我又拥抱又亲吻的,让我心里很感动,美目盈盈的说,我买了栋房子,就快装修好了请你来玩。。。。。。。。刚说不是闹着玩的。。。。。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