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 Musuems

曾经和老师说,如果真的到了美国一个个的逛museum,会不会疯。
事实证明,我理性长大多了。在纽约一个个的逛museum,眼前身后又是一个个的。

Met是百货商店,MoMA是精品店,而Guggenheim就是channel的秋冬show。
在Met逛了10个小时,知道自己的局限是件好事,那些非洲或是南印度洋的东西真的没有通感,留待以后吧。和地图死磕,硬是把European Painting迷宫一样的屋子标的清清楚楚,满足感大过看到Vemeer的女人肖像。还原的埃及庙宇,在美国人眼中和宇宙模型没什么区别,被塑造成让眼睛惊叹的奇观。埃及人还有天下最为优雅的女人雕像线条。Vollar & Avan Guard的展览里,看到Cezanne的真迹才明白其伟大。同样喜欢的还有Degas的小舞女。

MoMA逛了整整一天,练英语听力似的挂着耳机,脑子里想的却是老师四年前的艺术史课,那些大师,那些作品,就在眼前,而老师的话,就在耳边。Rousseu的梦像水一样浸着我的神经,而真的看到一面墙一个房间的waterlilly,一句话都想不出来。慢慢的觉得我在入门,让我越发觉得幸福无比。

Guggenheim的门外拍着长长长长的队伍,很多衣冠楚楚的高雅人士,空气里流动着暗香。特展Spanish painting很有意思,而Picasso毫无意外是明星的终结者。Met是 from Cezanne to Picasso,Guggenheim是 from Greco to Picasso,而Whitney干脆是Picasso and American Art。

到了PS1,一栋栋楼的涂鸦,大街上飞旋的纸片,轰隆隆过天桥的地铁,很Brooklyn,细细的看Ai Weiwei的那个性感的小家具。

我唯一买的catalog是Asia Society的中国辽代展,65 dollars一边大出血一边很满足,实在是出人意料的精彩。

至于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简直像逛游乐场般轻松。胜利的完成地图大作战,又看了颇为有趣的中国日本古代生活。倘若我要是生在美国,小的时候逛这样的museum,说不定我就去学理了。而倘若我去学理,我一定学天文,简直太浪漫了。我一定不会学生物,到了生物海洋馆的时候,差点梦游过去。。。即使那硕大的恐龙化石。

有一个展览我没去看,Body Exhibition。就是把真人的每块肌肉每条神经都展示的清清楚楚,还有一个人被血肉和骨头完全分离的自己和自己拥抱的展出。我没去的原因有一半是因为听去了的那个女人的描述发现她眉飞色舞神经兴奋的样子很可怕。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