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une Teller

有时候想,其实我满像林真理子的,对女人,尤其是美女的品味都很经典,而文笔语气也出人意料的满不在乎而又古怪的有趣着。

不好意思,这种往脸上贴金的话似乎说的太顺口自然了些。

那天Brianne问我你写故事吗?什么样的故事?于是那个女人又活了过来。只是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曾有过死去的念头了。
从小到大都有在写故事,一直。而看过这些故事中的部分的不同的人,组成了我过去人生中不同的时间。作为唯一看过所有故事的人,我却突然发现,其实一直以来写的就像是预言,无论是十年还是十五年,自己的预言。知道这个事实以及事实的准确性是件可怕的事情,虽然理智分析可能是因为自己一直惦记而最后实现了吧。可是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先知或是所谓命里注定感到恐惧,理所当然的吧。

就像春天会下雨一样,故事在脑海里开始成形,看着脑海里的故事自由的蔓延生长,我像古老希腊肥皂剧的女祭司一样,疯疯癫癫的又有些恍惚。

说我像林真理子是在往脸上贴金,因为我不是上帝般控制而自嘲着笔下的文字。既是所谓文字诞生之日就有了自己的结构,而世界不过是其中之一吧。
可是以故事的风格,那个比喻其实是贴水银吧,我有些不满而自负的想。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