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y on break-up

喝酒party 回来,一盒薯片一个冰淇淋,我的周末。这一周,我退掉了contemporary art,说了一堆日语,我放声大哭。   星期三,一夜未眠,崩溃在黎明。沉默的打电话给爸爸,我可以一天学习10个小时,但是不可以一天写作业10个小时。我需要时间来消化我需要时间来精进。我不想混,我不想在讨论课上沉默。爸爸的声音无比温柔。 我又打给老师,第一次打给老师的电话,我原先有很多设想:我学的还不错,生活的还好。结果却是带着哭腔丢脸的询问。     放下电话,站在黎明迷蒙的刚刚醒来的空旷的屋子当中放声大哭。寥寥几语的温暖,让我第一次落泪,触身的温暖,让我第一次痛哭。   哭过之后一切就过去,淡淡无奈的老板的声音,让我越发理智冷淡起来。add/drop,看见阳光下的小雅,百感交集的好像刚从奥思维辛集中营出来;系里奔波,遇见一堆退课的同僚,问我:“three seminars? you are crazy!”嘿,现在我正常了。周末接到Brainne的电话,分手的不幸孩子。我喜欢Valcona,我喜欢dog fish,我喜欢我的同班同学。  看老友的blog,说自己是杉树:“相貌平平,适应环境的能力强,喜奢侈,身体健康,大方,不害羞,容易看不起他人,过于自信,有决断力,性格浮躁,喜欢引人注目,有才干,刻苦,乐观,果断;等待一生中的真爱的到来。  ”嘿,说的话我觉得满对哈。      今天教师节,祝吾师节日快乐。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party on break-up

  1. 说道:

    hehe,看到照片了.瘦了瘦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