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cement, really?

   几天不见,世界杯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而我的毕业,以迅雷之势结束了。   7月1日。爸爸到达。迎爸爸的路上看见同学们去“毕业旅行”的身影。我的爸爸,还是很消瘦。我们一起见证了德国的回家。我们在校园里照照,办办手续,看看小院的猫。    7月3日,毕业典礼。莫名的悲伤着短暂的典礼,四处都是照相的学士服。和池照了好多照片,最喜欢其中一张背影的。晚上谢师宴,大家没醉没哭。宴后和池坐在路边,细细叨叨的说话,五年之后的事情啊。带着忏悔前进。      7月4日,为时6个小时的收拾东西大战。深圳四个小箱一个大箱,北京两个箱子两个背包两个大包等等等等。来北京的时候带了一套漫画书,回去发了一箱。最终取了漫画杂志,卖掉积蓄四年的环球银幕那一刻,手里捏着二十纸币,耻辱浸变全身,胃中作呕。我被电影伤了卖了,却卖掉情书换几个破钱以为是报复,小妾的一厢情愿。        7月5日在西门等了一个小时,终于见到了以色列师姐,见到了耕织图,在大学四年从没去过的古籍阅览室。离校纪念章像口暴金牙咬在校园卡上。爸爸离开。老师和我讲毕业的铁板床上的天花板。我也要记住这个时刻。      7月6日回小院工作,咪咪将迎了出来。工作捅了大娄子,惨痛惨烈,但是确实学到很多教训和东西。拿到毕业证书,照片丑的气愤的直想哭。晚上回到宿舍,又逃出来。气氛很像,像一年半前那段特殊的日子:音乐、凌乱、空间、自在而舒服。    7月7日将最后一些行李运回大伯家,过周末。    7月8日看到池的留言,终于哭了出来,在小院子里弹着钢琴,痛哭,可惜时间不长,没哭够。从那刻起,池的话一段段的让我一次次的想哭。傍晚开始看照片,看天葬。晚上回到宿舍取最后的东西,想起老师的话,慢慢的坐在木板上,仰头看缝隙。我毕业了。真的。交了钥匙,最后一个签下我的名字,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大眼睛楼长叫董项。大口的咬着鸡肉汉堡,完结在如此杂乱的地方。夜里被惊雷震醒,起来看了足球。我最喜欢的小猪完美的表现,却不是在决赛。      7月9日,友人归来,天气凉爽的阴着,我很阴郁,不小心踩死两个蜗牛。晚上散步去海淀花园,提到想掴耳光的奶油小生和恶俗的狂奔之路心情才开朗起来,体会到老师的细心,感动。     我忙着看球,忙着工作,忙着生活,没空毕业。却已经站在校园之外了。我真的毕业了,really?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