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星期二的时候散步。雨天,舒服的低气压,水景连连,去到园子北面,被笑,大学四年做什么了。是啊,做什么去了?三个人,一个人一个想法,超级好玩。石板的桥,水下的陆生植物,密密切切的路。同行的女子随意低调,淡定聪慧。我如果有她一半淡定就好了,心中赞叹不已。此女子美丽,越是接近便越觉得其温柔迷人,舒服透彻。看了许多水,许多树,润了许多水气,槐花落一地,石板感动不已。
今天深夜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突然觉得很可怜。是那种自己偏要执著刻意于可怜又哀叹自己可怜的女人,好像落雨的石头面具,空落落的滑滑的。
女人啊,很奇妙。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Mark

  1. Young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你终于有所感悟。
    这是因为我们长大了,我们学会了淡定,我们学会了微笑,我们学会了容忍。
    篡改那句歌词:该宽容时就宽容,平平静静走四方。
    房龙的olerance一书所说:所有不宽容的根源,都是恐惧。

  2. 佳伟说道:

    歌曲不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