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早上在咒骂的梦中睁开眼睛。起来喝了一杯红酒。中午12点到2点,用了两个小时喝掉了那一瓶。去上课。看的电影里,高高瘦瘦的男人在黎明的蓝色中匆匆行走着,衣领高竖着,沉默寡言。他们去例行杀人,或例外被杀。厌烦酒气。喜欢死了那条长长长长的黑围巾。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