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504: 三月的四季一生(中):春风里的伤口

三月末的纽约是最适疗伤的地方。

回程的飞机从开始就剧烈颠簸,起飞后一个小时后昏昏沉沉地我看见机翼急速的掠过摩天高楼的迫降到首尔,一下子惊醒。剧烈的颠簸中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原来是黄粱一梦,即使那翼稍还历历在目。我却没了惊天动地的害怕。

回到纽约,周末的学校集市,阳光甚好。大晴天下一排排新鲜面包果酱蔬菜鲜花,我的心里却有了个洞,完全没有高兴的情绪。

快到而立之年,第一次我用尽心思,鼓起勇气,想像期待,涌起希望,说尽言语。最后落的一个人面对雾蒙蒙的玄武湖都哭不出来,只是掉了掉泪。我白天教书,写报告,和友人吃饭喝茶聊天,轻描淡写地说,我很伤心。友人们或理性或情感,或尖锐或柔软,甚或只是一声alas, what a fool! 都如这个春天的大风呼呼地吹愈着我的伤口。我总算是学会向人求助,不再任其腐烂在内心深处。夜里看见华盛顿大桥闪烁的幽蓝顶灯,眼泪还是会哗的一下子涌出来。我很庆幸:我是为了多么具体的事情而难过啊。四月初始学业突然出大事儿,措手不及一下子折腾的鸡飞狗跳,逼到每天在公园里带着耳机疾走两个小时。事情平息下来的一个夜晚,独自一个人在家放着最近喜欢的韩国歌,那温暖的,带着一点点潮湿的软绵绵的女声卷音裹着三月里过去一年里所有的悲伤,委屈,怜悯将我又变成小小的,蜷在地毯当中放声大哭。无论怎样成熟,理性,淡定,我还是无法不痛哭。也许还会哭无数次。

春天的纽约是疗伤的好地方。米色长风衣,加奶咖啡,黑框眼镜,恰到好处的腮红,平底软鞋,纷飞的樱花,公园的湖水,星期天的集市,草地上的野餐,不远不近的友人,轻描淡写的痛苦,故作镇静的焦虑。我又回到完整,孤立而悠然的自我。只是义无反顾飞蛾扑火而留下的遍体鳞伤依然历历在目。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跑步,读书,简单生活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与蔬菜

我住在一所公寓,面对湖水,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友人通信,和陌生人微笑

今天泪水流尽。从明天起,面对湖水,春暖花开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NYC 物語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