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503: 三月的四季一生(上):冬天的嫁衣

过去的永远一去不复返。

曼谷的夜里出租车开的飞快,车窗上的金佛忽明忽暗。炎热的凌晨起飞,在机舱内昏睡中感到巨大的飞机引擎嗡嗡着在漫漫长夜中开足马力全速前行。尚未睡醒就一身夏装凉鞋的迈进冷冷清清的上海机场,惊的我一个激灵。

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透过小小的舷窗俯视着白雪皑皑的黑土平原,嘴角不自觉地弯起来,很多年没有冬天回到东北了。打起精神拖着箱子身形囊肿的走出窄窄的小门,一眼就看到人群里裹在毛皮里的一张小狐狸脸团成一团的笑。

每次夏天里绿茵茵格外可爱的长春,在春寒中竟然出乎意料的破败与粗鲁。地面坑坑洼洼,车辆灰头土脸互相疯抢,偶遇的路人也很蛮横不讲理而固步自封地幼稚。说的好听是完全不nice,说的难听就是穷凶极恶。一直以来我对家乡的美好印象与回忆被寒风呼啦啦地吹尽,留下我傻愣愣地站在路边,看着一辆辆出租车呼啸而过,不敢相信这是我心底最柔软的那块宝物。

结婚是件大事情,我一直叨唠在嘴边的空洞的概念突然之间活灵活现在一张张数年甚至从未谋面的亲戚们的笑脸,一箱箱一袋袋家乡特产,以及一封封大大小小烫金红底的纸包之中。即使运了嫁衣,包了嫁礼,装点了嫁妆,千里迢迢坐了无数小时飞机昼夜颠倒地赶回来,我始终难以相信我的妹妹要嫁为人妇。照样嘻皮笑脸,鬼马精灵,看似漫不经心的又说话滴水不漏的。

家族相聚两大传统节目就是吵架和八卦。我一个人裹着大围巾,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之中妆容明亮的微笑,深呼吸。黑暗的婚礼场中妹妹站在花帐下, 我眯着眼看着强光在她背影投射出的一圈光晕。她的背影把光亮引向黑暗的尽头那一边的时候,我突然明白过来,所谓人的一生,生老病死,结婚什么的都不列在其中。然而和谁终老一生,生病的时候谁在身边,入土的时候谁来埋,却说的都是婚姻一件事儿。

于是我终于释怀。对家乡对过去对旧友对己妹。临走时干坐在小小的长春机场里,闭眼仰脸享受着大大的玻璃窗透进来的东北特有的暖融融的冬日阳光。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2013 spring, Travel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