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Summer Japan: 主に泣いています

这个夏天似乎很不一样。一波三折到日本之后,就一头扎进和自己艺术史本职完全不同的古琴。从头开始不是靠脑力而是靠身体本能去学习东西。早7点半跑步 2.5公里,然后吃早饭40分钟,然后从10点到下午5点练琴,有时晚上7点练到10点。从零开始,暖身体操,正确的坐姿,手势,听力,音阶,练习曲。右手的中指和拇指伤了神经,左手的三个手指磨出水泡硬茧,腿也是伤筋断骨的疼。一周三天课,每次去老师家要来回4个小时在拥挤的电车中。每星期二在老师家从早上10点跪坐在草席上练到晚上10点。

另一个一起学琴的是35岁的金发碧眼英国美女。看外表比我年轻许多。彼此性格南辕北辙却又微妙的相像的不得了,所以闹起别扭来格外较真。两人小孩子一样较劲拼命练习,今天你练三个小时,明天我就练5个小时。

连我父亲都不能理解,干嘛要那么拼呢。

我不想让人失望。我绝对不想要看到教我的老师的失望的眼神。

我也不能让人失望。千载难逢的机会到手怎可不拼死回馈。

在这一点上我和那英国女子都懂,两人都是十年一路奋斗过来的,关键时刻绝不会,也不能懈气。

拼了七周,流汗流血流泪,做梦都是在弹琴。最后发表会,三首曲子。さくら、六段、和默谱弹下来春の海。古琴老师在最后的送别会上一句话,はい、よく頑張っていた。我当场就湿了眼圈。那天晚上近十年未有的酩酊大醉,是被好心的陌生人送回家的。

第二天(7月14日)早上5点就睁开了眼。上了年岁,酒喝的越多,反而越睡不着。一睁开眼,已是盛夏。昏头昏脑的收拾屋子,行李,搬家,又到横滨去做茶。茶道老师一句话,瘦了。背直了。做茶到傍晚结束,收拾洗净道具,又陪茶道老师去吃了晚饭,两个人聊的很开心。我呀,是真的喜欢上了年纪的人。我活到70岁能有那份淡定和睿智就足够一个人面对孤老生涯。晚上10点在车站告别老师,路途折腾一个小时才到寄住的阿伦君家,前辈一直等着我开晚饭。打开门是温暖的灯光,满屋飘香的饭菜,和阿伦君微笑的男朋友。我劈头就问,泣いてもいい?阿伦君说,当然啦。

因为我突然明白,境遇越苛刻,我反而会咬紧牙关竖起神经底气强硬。

我最怕的,是温柔。遇见温柔的人,我就像小白兔一样,红眼红鼻子。

如果周围尽是温柔的人,自己也会柔软起来温柔对待别人。反之亦然。环境越犀利,对自己和他人也越刻薄。

教我古琴的老师,是个大美女,又有好莱坞明星一样的气质。夏天最晒的时候走在路上,轻撑起一张黑纱拢在面前,手指轻轻地拢着眉低着轻飘飘的走着,黑裙黑纱黑发黑瞳雪肤一点桃唇,惊艳的我心脏乱跳咬着牙不说一个字。她的两个孩子一个25一个23,所以我经常说哦,原来50岁的人可以看起来像30岁后半哈。结果一天她笑嘻嘻的说自己已经60多。我以为她在开玩笑。每天喝5筒啤酒,3杯红酒。演奏时好像女王降临,平时又嘻嘻哈哈到深夜。

有人天生是明星。有人天生是奇迹。遇见这样的人,知道自己还应该再拼一点,还可以再拼一点,为了可以站在这样人的身后。

我天生就是当书僮的料。

古琴训练快结束的时候我就一直是小白兔的情绪。做茶归来的路上,在书店随便挑一本薄的书,吉本ばなな/キッチン带到电车上读,结果这个故事让我在满员的电车中开始哭,一直哭在深夜的马路上,回到宿舍嚎啕大哭。我甚至无法形容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其实是个没什么的故事,没有什么高潮,开始甚至结局。然而这个故事却啪的一下打到我心里最软弱最暗的角落里,痛的我只有啪嗒啪嗒地掉泪说不出话来。

泪水还没干的时候,工作的事情就排到日程表上。

7月17日,见到了Kusama Yayoi。做日本艺术史的,没有不知道她的。以前看她的作品,听各种学术解释,总觉得这个人的作品就只有夸张。橘红头发,大红圆点裙子,瘦小的她摘下墨镜的时候,我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人说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对人类7分惊惧,对世界3分好奇。对我来说,这是神奇的一瞬间。看到艺术家本人的一瞬间,你知道她为什么是天才,明白她的作品为什么是那样。

没有人天生是天才。

对生命的恐惧,好奇,热爱,幻想,周而复始。一天想自杀,一天想长寿,度日如年挣扎活到83岁。Kusama Yayoi低低的快速的幽雅有礼的语调,强烈的圆点,曲线,颜色。那是她活着的力量。

活着是需要巨大力量的。

工作当中的晚上和别人偶尔讨论起Kusama的种种想法。意见分歧争辩不欢而散。对方觉得我傲慢,我其实心里苦涩。明亮的成长历程而不知人性深处的力量,和黑暗扭曲的童年而永远在毁灭黑洞边缘徘徊,我不知道哪一种更幸福。

我所知道的,是对生命的恐惧,好奇,热爱,幻想,周而复始。一天想自杀,一天想长寿,度日如年。活着却是需要巨大力量的。時々その無限な闇に負けると思う。

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和可爱的话可爱的作品,总是想起重力ピエロ小说里的话,越是沉重拿命在搏,越是要轻快明亮,就像走钢丝与重力抗衡的马戏团小丑。

于是我觉得,遇见Kusama Yayoi,是冥冥之中神对我的启示。もっと頑張ろうと。

近些天还在看Kusama的东西。最喜欢的是Kusama Yayoi 写的诗。

她是个诗人。

2012年盛夏,练琴,做茶,读キッチン(吉本ばなな)、重力ピエロ、草間彌生の詩,主に泣いています。でも、生きています。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2012 Summer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