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Season 303: 人老珠黄的夏天

我和日本驻纽约领事馆打起了持久战,是我从来没想过的。找了内部人补资料又请职员帮忙居然还被三番五次的刁难,连帮忙的职员都叹气说觉得为他们自己同胞丢脸。距离登机还有五天,我们走着瞧。

然后就是打包搬家收拾行李还书洗衣服买巧克力还要写篇15页的paper。老师已经天天在催。遇见弄臣又被刺激到,这混蛋居然大言不惭地抢我饭碗,又结梁子。

我一点也提不起劲来。对于即将来临的夏天,我毫无兴致。我厌倦了每年的搬家,每年倒腾大行李箱,每年申请不同的签证面对不同层次级别的歧视,每年封一箱箱沉重的书籍,每年和人重逢又道别,每年都要说服自己路且漫长不可怠慢。

系里偶遇阳光甜心W君,说这一别岂不是三年甚至一生都不见,约了喝咖啡。于是阳光明媚下午两点,卷了头发戴着项链露背的T恤大裙子大墨镜坐在图书馆前的石椅上,有点想临阵脱逃。

W君来自南方高地,太阳晒多了的精神充沛笑容满面。出身幸福家庭,吉它滑雪板下酒菜西装背心长围巾,系里公认的英俊的不羁小生彬彬有礼的潇洒绅士。我一直很仰慕又惧怕此人,因为我所有的敏感,自卑和黑暗都无处遁形。

我眼神很尖,老远就看见W君拎着把吉它款款走来。我没看错啊。只在大学时代听说过的那种阳光男孩坐在图书馆门口就着把吉它声音清凉的唱起了即兴乡村民谣。这就是W君的厉害之处。明明是格格不入却让人觉得无比自然。我也由着他去,晃着脚听的入神。买了咖啡去公园散步路过秋千小孩和狗,坐在长椅上此君还是在弹又唱,我也笑着听。一晃两个小时。

我没看错。三年前还会不知所措是因为也许尚抱一丝幻想,现在一眼就看出此君绝对是在悠然自得。于我无关则何不老神在在,天南海北的闲聊或是心安理得的沉默。唱的歌真是好听。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任何有关音乐,西班牙语,或是墨西哥南美文化。而他也完全不知道任何于我有心的事情。而我其实知道他喜欢的女孩子不喜欢他这件事。也知道他喜欢的女孩子远去欧洲的事。两个人在伴着音乐各自逍遥地走在林荫道上,全然不顾他人眼光或是彼此心事。

一期一会。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NYC 物語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