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故事SEASON 2- GROUND ZERO: A DAY IN OUR LIFE

发生了许多事。

23日早上,第一次被公子在公事上公开撕脸,措手不及我被闹个满脸花,心中陡然升起了恨意。从此一张冷脸漠然大眼相对。今天早上在GP面前又耍我,我终于急了一板一眼笑也不笑一字一句不依不饶淋漓痛骂,GP刚开始还跟着和稀泥,后来发现我是在发作公子之后一声不吭的把脸转到窗外去了。被抓个满脸花的公子只能脸上挂着绅士让泼妇的微笑。

GP最近心情很好,一边频频造访收藏家的宅子一边计划着三月底和四月初二访华盛顿赏樱花,全然不顾手下一帮子人为了orals拼杀的红眼断肠的,号令全员两个月内晃四个市内collection两次华盛顿。他当然开心:每次都如皇帝南巡,有个上书房行走的弄臣公子负责附庸风雅,有个德国KY当奴才气不顺时随意作践,我是“小杨子” 跑来跑去搞定所有繁琐杂事,还有唐僧给他当万能宰相上的书房下的伙房掌舵整个队伍的氛围,他稳稳当当坐在轿子里在贵族面前风风光光。我和唐僧私下凑在一起叹气,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还有弄臣当道的,日子可怎么过。。。

风口浪尖,一起TA的英国人终于把我逼毛了,无知傲慢愚蠢又懦弱而偏执,不但丝毫没有帮上忙,反而自一起TA以来就一直点炸药拖后腿,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全系都恨他,居然把D的paper改成A-只为讨好学生,而教授屡屡叮嘱的完全没进耳朵里。。。那我们的其他学生怎么办。同在一组的唐僧也大有想一锤子砸扁他的冲动,但是我先一步端起冲锋枪啪啪把他打成马蜂窝。就那样他居然还自我感觉良好还是重复最开始说的话。。。Imperial Loser。。。

处境艰难,唐僧是唯一的秀色可餐。我就差点没抱住唐僧不撒手,你是我的光明净土啊。。。。

早上迟到让GP等了我十分钟,GP居然没有把我当场撕碎。而看我一脸被oral折磨的鬼样子也出言安慰讲那过去的故事。我何德何能!

生活被搞得如履薄冰。每一个眼神都令人心颤,每一个插曲都令人提心吊胆,每一个动作都要细心揣摩,一场大戏不疯魔不成活。

发生了许多事。

说到我为何和公子无处不相逢,是因为我们这两周看了太多的特别收藏。

一次是MET的镇馆之宝也是日本的国宝屏风,没有玻璃没有群众一点点的检查每一笔每一点色彩,看到图录里没有的纹理,色泽,沉沉的金地,脑子里突然对这幅作品想通透了许多。

今天早上之所以会让GP迟到,也是因为要一起去看藏品。上午匆匆跑到yanagi画廊,刚惊叹了个开头就奔到上东区第五大道边的公寓,门房看到我们一脸不可置信,哪里来的穷访客?

到了八楼门一开,寒暄,进门到展厅里,看到一只活狗立在一对巨大的日本屏风前细细打量,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主人把他抱起来一一介绍。

一天下来。关于艺术日本绘画的感悟放下不谈,只想说说财富二字。

室内格调简单低调。要慢慢地细看,才发现目之所及之处都是艺术品。不是流行的梵高高更或是什么当代中国艺术家,而是可媲美MET的非洲欧洲美洲亚洲中东的顶级艺术品,低调地与家具融合在一起,恐怕那不起眼的几把椅子也应该是什么法国皇室的吧。洗手间里挂着四幅小画,我眉一挑,是和前一阵子去的MET新开的伊斯兰画廊里面的宝贝一个系列的。回到客厅,突然发现脚下那巨大的盖满整个客厅的波斯绒毯,这种面积我只在MET里面看过。

而我们一个下午,看着主人里里外外的搬屏风,挂画轴,给我们看的东西其品质连经验老手都目瞪口呆。KY看着看着,突然说,这和刚才我们在柳画廊的看的比。。。。我们都傻眼,哪有这样坏规矩的。。。。主人微微一笑,一边说不在意一边轻描淡写的说,没关系的,那家是我们养大的。我们都微流冷汗回头瞪那倒霉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给我们看的展品是他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主人的办公室里四面都是与天花板齐高的书架,满满的一室书和图录,每次看作品的时候,他就一起拿出一本本的图录做比较,里面满满是他做的笔记。

富可敌国,就是如此。看过之后,觉得挺坦然的。不在于你用多高级的材料装潢,不在于你赚几个亿。与财产对称相长的知识和品位,是决定你是纽约上东区,还是只会用纸币制造脑残践踏自己的煤老板。

我今天看的日本艺术品,让我大开眼界,脑子里突然悟透很多东西。

我今天看到的富人,突然让我一直以来隐隐的别扭松了下来。

The World is Always much broader than what we have thought and have STUDIED. new things are always there and thus life is beautiful.

UPGRADED to Season 2.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NYC 物語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