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Day 194th: 余波

官方统计震后第一天的余震情况: 震度5级以上的地震一天超过150回。6级以上的近50回。

地震发生的星期五恐慌了一晚上。

星期六清早回家,看见富士山白雪皑皑,美的不得了。整个一天恰逢身体旧疾发作,在家昏昏沉沉地不舒服了一天。晚上开了台灯睡觉。

星期天近中午起来,外出,交通恢复正常。自从星期五睡地板身子晃了一夜以来,我就好像晕船一样,无时无刻不感觉地在晃。电车正点运行,到老师家去学做茶,大家聊着地震当时的情况,我心里暗暗佩服年逾六十左手刚刚骨折一人生活的茶道老师地震才过两天尚有余震的时候依然面容淡然家里整洁烧炉子点香磨茶吃点心还开玩笑。从下午一点到五点,做了两碗茶,喝了三次茶,吃了两次点心。心情平静地出来,天还明亮。回到横滨站,不想做饭,便顺手打电话约了日本小女孩吃晚饭。小女孩的姥姥家就在岩手石卷,地震中心,尚未联系。除了等无它法。两个人聊天吃饭不亦乐乎。回家看到说NHK预告三天之内发生7级余震的概率为70%,1点关灯睡觉,准备周一上课。

星期一早上迷迷糊糊看到短信,说是学校停课,误读成老师个人休假通知,稍微睡过头慌慌张张出门的时候遇见室友,说今天学校放假。因为电车停运的缘故。回家两人开始大扫除,把厨房和潮湿的浴室彻底清除干净。听说同学已经有坐在飞机上的了,第一个跑的果然是那个俄罗斯幼稚蠢货,我预料之中的。然后又有两三个陆续跑路的。电视上说是第二核电站又炸了,美国同学们又开始集体大恐慌。出外转了一圈,送报纸和快递的还是照常。

我经历过SARS,明白现在美国同学的情况,和SARS最初大撤离的人心惶惶是一样的,尤其是美国的家人一看英语德语新闻,更是坚决要求孩子们不辞辛苦地飞回美国远离辐射。也因为我经历过SARS,所以我选择暂留观望。辐射到底能走多远是专家们永远的争论难题。我实际心里想的是,倘若因为辐射少活两年我也忍,人生在世谁没个天灾人祸,在这点上要认命。随地乱跑只会增加潜在危险。更何况,在社会政治经济问题上我从来不信任日本政府我也觉得他们特不靠谱,但是只有在处理地震这自然灾害上,我绝对信任日本政府,因为他们有经验,技术,以及自古以来的对地震的恐惧和对付地震的传统。

今天(星期一)余震的预报准确很多,基本上是手机响后10秒之内。所谓余震预报是指,余震发生后对可能波及范围的警告,不是预计余震自身什么时候发生。对房子的晃已经熟悉了,也不觉得那么害怕。

如果没有Kushida老师,我星期五肯定会晕过去。因为我星期五吃晚饭的时候居然已经六神无主蒙到连我爸的email都怎么都想不起来。是她在地震时握着我的手,我身无分文的时候悄悄给我付吃饭的钱,又买食物,洗面奶,然后又陪着我们在学校过夜,回家后又第一时间给我发了邮件告诉我横滨绝对没问题。就这样一点一滴地照料中我逐渐平静,冷静下来,一二三地理清头绪。

我自己的导师在我发信报平安的第二天回了谢谢保重之类的两句话,在那之前的一天也就是我发平安信的五分钟后,我的系主任回两封信询问具体情况。又在那之前,GP在gtalk上遇到我,一顿问寒问暖,具体我都忘了说什么,只记得心里逐渐暖和起来。今天收到columbia一封信说要停止我的email account,我回信没人理,气的无奈只能向系主任求助,尚在春假中的系主任又是五分钟后回信,说是已经折腾了研究院院长并亲自去计算机中心。

这世界没了谁地球都照转,所以我对发信息给我的家人,朋友们真的很感激。如果没有这些支持,我肯定不会这么快就恢复常态。尤其是和池三番五次地gtalk,让我逐渐平静下来。更是因为你们的关怀,让我学会去关怀别人,知道握住同学冰冷的手,安定人心地胡扯些建筑学的原理来论证我们那一直摇晃的楼其实是安全的表现,知道发邮件给我的茶道老师查平安,知道在清晨同学们都慌张离去的时候收拾屋子,也知道在事务所老师发通报邮件的时候发一个带有鼓励笑脸的回信。

平时冷淡的,此时也更明显,地震后看见室友,互相连头都懒的点,columbia的同僚们彼此间一个联络都没有也不觉得奇怪。至于不是冷淡,只是KY到在我关于地震的post下面问我老师手机的同学,等我忙完地震的可能就帮不上你的忙了,建议你直接联系老师在北京的办公室电话。

从下午开始一直在家看韩国电视剧,没办法,这个时候不敢用脑也不感看感情片。韩国男人(不管脸)身材和身高真是令人垂涎,迷死我了。

即使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是我的生活或是内心的某一个部分确实是被这次地震经验改变了。我又一次认识到了单身的巨大好处。同时倘若以后我又转到古代日本艺术史也不稀奇,与其较真研究的题目,不如注重交往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我是被我的家人,朋友们所爱护着的,我也有要守护的人。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Japan 2010-2011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