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Day 191th: “日式”地震:敬业就是最大的援助

3月12日早晨9点,终于回到家,下了电车,小小的街道安静而按部就班地开始新的一天,面包店和往常一样飘着甜气。

从唐山和汶川得来的对地震的印象,是好像造物主吹气一样轻易的毁灭到零的猛烈而迅速的破坏力。然后就是大家开始挖埋敲打,政府主旋律开唱,民间恐慌乱成一团。根据脑子里地理常识,地震为板块交界处的地壳运动,有横着晃的,纵着晃的,地震来的时候躲在桌子下面,洗手间,避免火灾,伴随着地震的还有海啸,余震之类的灾害。我第一次到日本的时候在东京第一次经历地震,缓慢地晃了三下。来了横滨以后偶有地震,好像身体突然浮起来的很奇妙的体感。学校所在的楼的负责人曾组织过地震演习,简单来说,就是在楼里等我们广播通知

3月11日东京时间下午2:40到今天早上8:00 的经历认证,刷新,改变了我的关于地震的所有印象感受和知识储备。

故事的开始,是星期五的早上,第三学期的最后一天,阳光明媚。约好下午PM3:30 和阿伦君去东京おしゃれい的地方去喝咖啡,刻意打扮了下,项链手链短裙华而不实的翻毛大衣。最喜欢的丝袜脚趾露了个小洞,想只要不去和食餐厅就好了,便套在脚上。出门的时候本想穿黑色平底鞋的,想了想,还是穿上那双细高根,一拐一拐出去了。AM 9:00

10:58 AM 课堂间隙跑到教室外面的露天庭院里看海景。风和日丽,眼前的巨大的展览车缓慢行驶,海水泛起白白细细的浪条拥簇到公园台阶,行人跑步遛狗。我们所在的帆船造型的Pacifico大楼在阳光下白白的,好漂亮おしゃれい!

2:30PM 与班主任面谈,确立第四学期的课程,基本上全是他负责的课程,整个一我专属家庭教师,超高兴。乐呵呵地和他请假下周出差到热海,笑话不断地结束30分。

2:35PM 本来想直接走人,还是到计算机教室查了邮件,和狮子君,能君逗逗闲话。

2:40PM 起身要走的时候感到一下晃,愣了一下,哦又是地震。又一下,轻轻的,隐隐的。我回头看能君,哦,果然是地震。反正都习惯了,等个三秒就过去的。

2:42PM 又开始晃,这回是持续的,逐渐增强的,我本来就胆小,脸色一下子变了,说墙上的头盔取下来。狮子君一下子就乐了,走到外面的走廊去看景去了。

一旦晃起来就会听到建筑物结构的金属之间摩擦的声音。又停的间歇,我跑到左翼的教室群,迎面看见美术史老师推开玻璃门说大家还是戴上头盔,还有男生嘻嘻哈哈地分着头盔,我已经是脸色煞白,还正说话的当儿,又开始晃了,左右左右,整个建筑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像船在晃来晃去,越来越强,持续不断,于是所有人就傻在那里了,我和美术史老师的手紧紧握在一块。

所谓地震预报其实是个扯淡的东西。法新社真能胡说。这次绝大多数地方/人根本没有收到预报。更何况日本每天都有数十次的地震,基本就是晃上一下的程度,所以即使有预报大家也就那么一哦。

around 3PM 景观很奇异。刚刚互相说完要远离玻璃,结果近十人呆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背后是玻璃幕墙),凝望着面前漂亮的一动不动的海港景观,整个建筑物在晃啊晃啊越来越强金属的声音越来越大,十人面面相觑,一半想的是what happened,另一半想的我们是要完蛋了嘛。

我从来就是大脑想太多的那种多虑型。第一个念头,传说中的东京大地震来了?然后就想逃,但是学校的这栋楼在整个横滨区抗震都是数一数二的,逃出去万一建筑物碎片砸下来更危险,不逃吧看这架势最终是要被埋了,这楼里都这样,那普通的建筑物呢?所谓海啸的话,那不是眼前的海嘛。指导广播呢,所有念头都过了一遍,晃还没结束。

终于又停了一下,右翼的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同学们也过来了,说办公室书本狼藉书架翻了一地。拿不准是出去还是留下的时候大家发现了可以说是最倒霉的人:面前那漂亮的,巨大的摩天轮的小车厢里坐着的一对情侣。那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世界末日感。远处两处地方滚滚浓烟冒出来,火灾。消防车,直升机的声音接踵而至。

3:15PM 走廊的尽头飘起白烟,广播也进来了,指引着大家走了安全通道下楼。出到外面的时候,看到那仿照船的层层凹进设计的楼层剧烈晃动,发出的巨大响声就是那种Titantic的电影里,船沉时那闷闷的吱嘎撕裂的声波。后来从地震时在远处公园的同学说,我们学校这帆船楼一直像弹簧一样左摇右摆,玻璃幕墙一闪一映,甚是活跃。我是完全吓蒙了,完全搞不请这震是中心还是边缘,是前奏还是序曲。电话是完全不行,断断续续从同学的网络那里说中心是东北。

3:25PM 统一集中在建筑群中心的广场,人很多,大家却都很安静,除了偶尔有手机可以看电视的,最喧闹的就属我们。因为惧怕多米诺骨牌现象所以检查花了些时间。我慢慢平复下来的时候听见老师们念叨,ここからですね、津波。我对海啸这个词的理解当时还停留在书本概念上。

5:30PM 日本东海岸全海线大海啸警报。又一次提醒我日本是个岛国,不像我们国家的地震,一下两下忍了就过了。所有交通依然停止,我们滞留的2楼大厅里的电视上放着海面上形成圆形涡旋,诡异地绮丽的画面。夜晚慢慢来临,一部分同学终于崩溃,找酒吧喝酒去了,剩下的老师领着去吃晚饭。大部分都关了,最后吃了四川麻婆豆腐。到处都是滞留的人(横滨车站附近有6万人滞留)坐在地上,或是排着长长队等公用电话。吃完出来的时候,麦当劳前面也排起了长队,大家真的很安静。商场里的广播里,传出了JR全线全天停止的决定。

6:50PM 学校的楼里还是没有清点完毕,我们被疏散到避难场所。我本来想走回家,看了看高跟鞋,忍了。避难场所是巨大的展览中心,相当于鸟巢的盖盖版,诺大的一眼望不全的场地里大家靠墙坐着,冰冷的地面,空旷的顶棚,好像等待空袭的防空洞。人陆续进来,高中生,白领,钓鱼的老爷爷,推着绑着气球的婴儿车的家族。每个人都是疲惫而安静。

7:30PM 学校的老师们说服管理人把我们带回到五层,等我们从避难场所出去的时候,整个诺大的场地全部都坐满了,因为大家太安静了,只有出去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有这么多人。

8PM回到学校,有热水,网络,电灯,电视,老师们买来的食物,啤酒,洗面套装。任教Bussiness的老师还拎过来一瓶Whisky,留下来的老师们气氛比较低沉,因为海啸的新闻实在是太吓人。同学们基本都是20出头的小孩,所以大家一起打牌,放音乐,我则一口一口含着烈烈的不加冰不兑水的Whisky,那Whisky是好货,烈而醇。

10PM 东京市内地铁恢复。

11:20PM 東横線恢复。我决定还是留在学校。

2AM,我不得不逼着自己睡觉,钻到长桌子下面,躺在地板上面,头盔放在手边,盖着大衣,终于露出露脚趾的丝袜。只要稍一余震,屋角的建筑结构就吱呀吱呀响个不停。整个楼,连着我的后背晃了一夜。

4:20AM 新一轮又开始强烈地晃。我睡意浓的实在睁不开眼睛,闭着眼睛摸头盔。

4:45AM 刺耳的警报声把我们几个全都吓起来,手机地震速报,长野6级。从4点到6点,一连三次不同地方强震。从北到南,最后是神奈川,也就是横滨这里。

7:30AM 我起来,走到昨天看风景的露台的地方,望着太阳心情终于平静下来。收拾收拾,告别老师们。真的真的很感谢几位女老师,柔软却剽悍。

8:30AM 步行十五分到横滨车站,一路上陆陆续续看见从避难场所解散回家的人们。横滨车站的样子就像任何一个普普通通的星期六早晨。

9AM 白楽车站到达。下了电车,安静的小小的街道,面包店和往常一样飘着甜气。我的高跟鞋经过一个晚上上下爬楼梯,终于左鞋跟被磨掉了。

9:30AM 家里一点事都没有。没有盘子落下,没有书本散落。打开电视,东北部的地区基本上是被水推的什么都不剩了,镜头里水就哗啦哗啦的推着车,船,飞机,房子轻轻松松追着车跑到山脚下。仙台基本是费了。然后就是电场火灾,油厂爆炸,新潟雪崩,桥梁断裂,昨天的海水今天冻在街道成厚冰层。各大电视台的直升飞机记者都在现场火力全开报道。神奇的是所谓板块运动板块运动,西部日本几乎是一点事都没有。

而我越发明白的一件事情,就是国内地震的悲剧,多数不来自自然本身。而所有人为过失中,罪魁祸首就是建筑质量。日本的建筑是地震里面晃啊晃但不倒,受力均匀而互相缓冲,一般是变形。中国的则是一个点受上一点力就全体崩溃整个建筑哗啦拍散,全碎的那种。害人还怎么害啊。有人或说,两国的发展水平不一样之类的,我没说要盖坦克,我说的是别偷工减料,现在北京高楼大厦天价造的那么多,照样粉碎,因为为了美观多数设计的都不合理。而防震细节其实比奇特造型要便宜的多。而且现在房子,百分之五十以上是垃圾工程,百分之九十以上不同程度的偷工减料,真是拿人命换GDP。

国内地震的时候,动不动就要嚎啕着号召大家众志成城,尽全力。采访里经常有人痛苦嚎叫,然后大家血就热了开始雷锋救人。日本的电视媒体丝毫没有这样的感情号召,然而你却知道,大家都在拼命尽着全力。静静地理智地按部就班的,哪里的地方救助尚未到,哪里的食材确保。个人采访也 基本是静静的说哦昨天到现在就这样很冷。房子被冲了的老妇人也都是无声地躲着哭。感情的表达方式真的是不一样。阿伦君的男朋友是老年看护social workers。昨天晚上阿伦君用了7个小时回家,他男朋友下班后踩着自行车去确认他负责的所有老人的安全现状。Pacifico的工作人员脸上也不是我 是雷锋我救你我勇敢的表情,而是和平常一样礼貌细致,并不多表示一点热血,也不减少一点耐心。所有人都理所应当地站在工作岗位上各司其职:敬业就是最大的援助。救援队就是救人不耍英雄主义,记者就是报道不拍官僚马屁,官僚就是管理不扯政治标语。

现在的日本是东北部基本是全灭:排山倒海,水深火热,横尸遍野,还有个核电站呼呼冒气。以前我没觉得,但我现在很敬佩日本人的一点,就是没有恐慌。没有抢银行抢食物的,没有趁乱打劫的,没有搞政治阴谋的,没有煽风点火的。勘测救助确认按部就班。除去日本人性格中的安静坚忍这一点之外,更本质的是民众内心深处对政府的信任。我可以不信首相,但大难当前指挥权交到政府手里不会错的一种信任。当然这种信任不是忽悠来的,而是人家政府在自然灾害方面真靠谱,应急措施全都在点子上,用理性解决问题。现在云南的地震政府在号召全民支援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起,让人民救人民,那我们人民平时养你政府干嘛?或者是表彰某某政府要人英勇决断的时候,我也会疑问,这难道不是你分内事,做好应该的,做不好该罚的嘛。我们救了那么多年洪水,到现在还是一发水就开表彰大会,然后民间满地流言说瞒报了多少数字。

这两年经常会有人说中国发展的比国外的都快,设施都先进。我也认为北京/上海比日本おしゃれい多了。可是经济的外壳发亮不等于你先进了。所谓先进国家,比的不是钱包,而是人的命的价值。而更恐怖的是,有多少人现在开始说双面话,一到正视自己国家问题的时候,就说我们是发展国家是避免不了的,回头又以国家发达而民族膨胀自大地说应该要教训这个指点那个。

气象厅预报,说一个月内都会有强震的可能。但我现在却不再恐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尽人事。

个人tips: 手机还是docomo, au是废物。使用接受电视的服务项目;旅游时确认地理的高位;时刻牢记在日本地震后是有海啸的。包里带一块巧克力。多带一双短袜子。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Japan 2010-2011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