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北京夏天之一:花花世界

写博客是件很费心力的事情,把自己的思维好好地梳理,整理出来,是必须要一个人静下心来认起真来写上好长时间的。于是便有这么一个惯例,每年暑假,博客便会荒废上两三个月,每日游山玩水待人接物,大量的信息观感涌进心里,来不及沉淀吸收。夏天里偶尔有的零星博客,有也是思维混乱,言不达意,琐碎而摸不着头脑。然而随着年岁增长,越来越健忘,怕在过后慢慢自省前便全都忘记在某个黑洞里,所以,即使是碎片也随手记录如下。

7月19日,北京。花花世界。北京还真是日新月异了,那现代化的设施,国际化的硬件,倘若一美国孩子到了这里,肯定是张着口在心里哇噻花花世界的。我呆楞在夜里亮亮的三里屯village,就是这样想的。古时候官家出门,开道锣一鸣,百姓都是要伏地退让的,就和现在北京环路上,让出的大官专用通道之类的,根本上是一样的。地铁里有一组大型饮料海报,大红,大黄,大绿,缤纷明快水果一般的颜色把感官充的满满的,强势的告诉你,现代生活就是这样的,明亮的,简约的,快捷的。

我爸在大讲堂广场上嚷我,哪有这么不靠谱的,不带你这样的,不带的。。。我附和,没错,我在这花花世界里就一个废物。坐地铁坐过站,坐公车坐错线,打车指不明白路。每天都瞪大眼睛东观西咋呼,尽问一些诸如,你看过非诚勿扰这相亲节目吗,或是杜拉拉是谁,这类据说全中国人民都知道的问题,然后我还一本正经的回复,胡说,我就不知道。偶尔被问什么,我支吾了半天冒出一句我不太清楚,其傻样让人都不好意思说我。后来爸爸实在忍不住了,问就这样你怎么一个人走下欧洲的,我想了想,正色说,那是不一样的吧。

我从来都没觉得北大是一片净土,直到今年进到北大园子里看到满目苍翠。不是北大净化了,而是北京越来越浮躁。快步走到小院,探头看见老师,讨了一杯好茶,收脚坐在高脚椅子里,悄悄地猫一样的吐气。
在老师椅子边猫着,大口喝上好的热茶灌上好的白葡萄酒,听老师讲学谈天,窗外竹子茂密萱草连连,心里便全是老师说的那两个字,愉快。愉快是件难事。快活来的易去的快顶多忽悠一下心灵。愉快则是江上天边里那慢慢的,知道自己方向却又自由游荡的浮云。这一年这一夏天,我很为老师高兴,也为自己庆幸。

在北京的人一年也比一年变的快,男男女女,新旧更替,分分合合。今年夏天找到我在Mr. Right问题上的六字指导方针:不放弃,不着急。谁八起来我就这六字横批过去,洒它一头雾水。观察了身边几堆佳人,发现真正的爱情,即使是浸泡在油烟柴米醋的,它还是挺神的,也是浪漫的。看了杜拉拉的电视剧,挺喜欢的,唯一很愤怒的就是我在日本呆了那么长时间也纵横过日本东南西北的人,居然都没和谁一起去拜过神社泡过温泉的,这随便一个都市言情剧就将我的五脏六腑拍了一通砖,拍的我直念,不放弃,不着急。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