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屋檐下。

昨天夜里打电话争辩,折腾到相当晚才气呼呼地睡去。
今天早上迷迷糊糊被物业吵醒,一醒便觉得自己管了闲事,可又觉得我句句在理。便又打了个电话回去。

这一阵子给家里的电话勤了些,仿佛回到了初高中的时候。
爸爸对我成长的了解,都是每天我在电话里给他讲的。换句话说,初高中里的五年,他眼里我的变化,大概都是我用语言编织出来的印象,有自觉不自觉的夸张,隐瞒,或美化。
不过换句话说,爸爸和我也是最亲近的家人。毕竟还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过几个半年,尤其是在pitt的那段把我隐藏深深的陋习恶性摸了个清楚。我敢说他心里其实是吓了一跳的。
至于我的生母,今年暑假中稀有的一次说话时,大概我是随口问起为什么她没去做什么时,她自然地随口回答,因为家里来客人了嘛。两秒钟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谁是那个客。我也没说什么。

也是暑假的时候知道初中时的女友结婚没有告知我,我不依不饶的。搞的被人无数次的嘲笑,说我小气,然后又会被嘲笑我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放下对初中朋友的执念,明明大家各散东西,想法生活方式都南辕北辙,每年聚会我都只有沉默的份。
我是放不下。因为我们每一天早上跑步,上午做操,下午打篮球,晚上看电视,连早饭中饭晚饭上午的水果饭后的甜点都在一起吃了三年。至于我的女友,是真正24小时都不离身边。所以我一次一次回去,一次一次硬拉着聚会,吃饭,打CS,一次一次随着他们进到卡拉ok里然后劈头就问防火通道。因为那是我第二个屋檐。屋檐下的人比我还熟悉我自己,和他们相处就是生活本身,鸡毛蒜皮合家欢乐。
我在高中和大学的交友都相当的挫折;我苛求的太多了。真心付出然而必要求真心回报,忘了学校里竞争是抹不掉的底色,所以受伤又伤人。侥幸大学最后一年窝在小院里吃粥收拾冰箱,雨中屋檐下喝新茶学猫吐气,然后和池提半个西瓜去自习。

再然后异乡三年,突然明白,所谓成年,就是会在身边划个圈,然后冲着圈外淡淡地微笑了。相遇,交往,合的来便淡如水,合不来的便假装路人。我可以冲着从前撕破脸皮的人微笑,因为我不再在乎。我更可以冲着向我大嚷的人拌鬼脸,还是因为我不在乎。

我尚幼齿的时候,一次和很久未见的锻炼见了却没什么话说,然后回家就哇哇哭的昏天暗地,那撕心裂肺的难过现在还有余悸。所以我还是放不下。因为倘若放下了,那寂寞真压人。像我这种绝情的会把家族里的人划到圈外,或是在自家客厅里作客的家伙,倘若那几个屋檐缺角,那几个佳人转身,我的世界就真的会塌。

每次填表,遇到permenant address 和 emergency contact,我都轻轻地叹口气。其实我突然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年轻人即使贷款压身也要买房。有个permenant mailbox 和可以把脚翘上去的茶几,就好像在这地球上扎了一根长线伸到地心,不再身若浮萍。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Ph.D.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一个屋檐下。

  1. 丽凉说道:

    "再然后异乡三年,突然明白,所谓成年,就是会在身边划个圈,然后冲着圈外淡淡地微笑了。相遇,交往,合的来便淡如水,合不来的便假装路人。我可以冲着从前撕破脸皮的人微笑,因为我不再在乎。我更可以冲着向我大嚷的人拌鬼脸,还是因为我不在乎。" 读到这句的时候我心里一颤

  2. 品一说道:

    十几年前的事,我也同样历历在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