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石器时代。

昨夜12点起,隔了一面墙的邻居突然开摇滚音乐会,整个走廊震耳欲聋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我的墙和我的好脾气一并要塌。
估计那哥们肯定是嗑药高了。我是很想披两捆树叶,扛个带刺的棒槌,擂开大门,踹开此人房门,一句找死啊,然后没头没脸地像原始人砸石头取火一样地将其痛扁。
可惜我乃一弱女子。1点半,我打了校园警察电话,1点50,警察一出电梯,就听到那令人难以忍受的音乐。挂着警枪警棍擂门。对讲机哇啦哇啦。
又过了一会这哥们就悄然无息了。原来还是新时代的石器战士好用。
那哥们真正把我和我室友的男朋友惹火的原因,是他音乐品位太差,都是垃圾站才有放的音乐;别的地方早没有那种CD了。难听低俗的要命,偏就这哥们不捂在自己被窝里,反而拉着大家一块下地狱,于是民主消灭了暴君。

今日和一漂亮脸蛋聊天5分钟,开心了一下午。我喜好美色那是家里公认的,只要颜长的好,我基本就绿叶到底。这就是为什么我身边全是gay的原因。

晚上的时候又一次:但凡理性做出的判断,情感总希望那是错误的。每次事实都验明理性的正确,于是每次我都很伤心。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