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

以后不会用iphone拍旅行照片了,画面模糊难看至极。
整整涂了半个夏天的黄色指甲油,甚是喜欢,却也在到纽约的第2天卸了干净。手是肯定不涂了,打算去把脚指甲弄成规矩的玫瑰粉。
室友的男朋友搬了进来。以前见面时就觉得很有味道的成熟男人。乘电梯时闲聊,我装模做样的叹气回来是看在给一口皇粮的份上,毕业也又没钱又没美貌,只得虚龄。电梯门开,那男人拍拍我头,一笑,"and education." 我一愣在原地。
好男人的魅力果然在言语。

星期四晚饭见了新人老生,饭吃一半就想跑回Frank怀里哇哇大哭讨个hug。Brianne晚上过来的。星期五和Brianne吃了中饭吃晚饭,吃了晚饭吃甜点,吃了甜点又喝酒,聊了玩了整整一天。觉得以后还是要搬到east village那边才是纽约客。
星期五早上日语跳级考试,fifth
year反而简单,只考阅读翻译和写作。试场内有个同考第五年的混血新生,月牙眼睛狐狸下巴甚是媚人,晚上讲给Brianne听,Brianne连说抓住
抓住,千万不能放过。

屋子快收拾完了,只剩下无数摞书。选课依然非常麻烦,没有一个特别对研究课题的课。但课业量却依然犹豫在折腾死还是折腾残自己之间。另外12月6日去华盛顿考试,顺便看看导师去吧。
9月一上来就有两个大paper要写要改。10月1的deadline。有条理的全力以赴,educationのために。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安身立命踏实过日子的,另一种是收不住脚步满世界野的。清楚自己心底是哪种人,生活就不至于因贪心而痛苦。
当我得意洋洋地说给Brianne听的时候,Brianne说她是中间,有Nels的地方就会安心浪迹天涯。我只是望着她,都忘了羡慕她的幸福。Brianne秋天起就去柏林过一年潇洒日子,估计和Nels也快修成正果。我还记得他们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和当时我和Brianne彼此的心思。

今晚吃了新室友做的pasta。在我开始学德语的秋季,Frank去了日本,而我有了个德国室友。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