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之一

我知道,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5月第一篇不是报告我尚未跳楼也未到庆祝论文结束,却是冗长的不必要的解释,可见我的人生尚未兵强马壮,充其量外强中干。
解释的契机来自于Frank今日归国。昨天最后一次咖啡,他认真地和我讲人际关系不要弄僵,举的便是我最近翻脸那例子。我很委屈说来龙去脉你都知道,你也知道我没错。Frank说我知道。但是你要考虑后果,把你最爱的家人卷进来为你而受不必要的委屈。
Frank和我都知道truth is truth。所以我便耷拉着脑袋,委屈尽管委屈,也还是决定要心平气和地说上两句。

导火线便是前阵子删掉的blog。有人看了说我脾气真是好大。我爸看了说我人身攻击。然而我很久之后才知道,因为这篇文我爸爸需要为我低头道歉。21岁的我可能在寝室里大吼两声抓抓头发依旧张狂如故。25岁的我了就需要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起因是去年秋天的时候,我收到某小孩子一封邮件,让我帮忙改ps以及询问出国建议。于是那ps, cv什么的我都仔细地看了。语法立意结构口气都是一篇典型的清华理科生的优绩报表。于是我便语法立意结构口气改了三大遍,几乎等于我重新写了一遍。最后在Boston的trip上我用iphone读到了一封回信说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出国,我当时噎住却还是回了封长信。一共来来往往的邮件有19封,而我每一封信几乎都是长长的,带着建议和鼓励的。因为我知道人在申请的时候都是最脆弱最崩溃的,所以我总是在结尾写good luck。

年初也偶有来信,我还在回信里写拒信之后都是好消息。
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该多好。

3月25日。收到小孩子一封信,说的是拿到duke和columbia两个offers,但是columbia还没有纸板通知。又问选校怎么办。我又是回长信,小心谨慎的说建议,说打电话到系里详细问问会好。然后收到回信,说我说的这些事情网上都能查到。我只能无奈的又回很长的信解释电话的距离感还是不同,有些事情不见得放到网上去。之类的。

我从出国以来收到很多85后的小孩子询问申请帮忙的很多次邮件。我只帮过一个就再不敢帮第二个。因为第一个的经验就四个字:没心没肺。那我为什么这次跑前跑后,自己忙的崩溃的不像样子还是无数次一边叹气面对着噎人的邮件一边小心翼翼的回长信呢。
也看着四个字:血浓于水。更直白一点,看在我爸的份上。

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该多好。

三月末的时候,爸爸给我写了封信,说让我去帮忙问问哥大的录取通知书为什么还没到。说那边很着急。说是让她的男朋友打了电话去问已经录取了但是还是觉得不放心。我说应该没问题啊,因为从系里决定录取你到最后Graduate School发邮件一般都要1个月,哥大的效率比较慢,而且4月份是财政月,学校要忙的事情很多。
然而我还是给小孩子的长辈打了个电话,解释了学校的事情,我说,一定是报到graduate school去文书处理了,美国的系统都是一板一眼的。长辈也告诉我,打了几个电话生日姓名都对上了。我说那就肯定应该没问题。

直到这个时候我简直是要表扬我自己了,难得的温顺以及靠谱,总算有点杨家下一代老大的气魄。
于是令人可惜的,事情到这里还是没有结束。
打电话那个周末,我就收到了小孩子新的一封邮件。开头便让我去graduate school去问为什么还是没有纸板消息。我当时以为master也是4月15日截至。如果当时我知道他们系主页上写着master是6月15日截止,我理都不会理这封邮件。哪有让学校在2个多月前就发通知的。可惜我当时不知道。我盯着邮件想,graduate school就是研院,下面管着无数系的招生以及教授交流,你让我怎么去一个电话那边就从千个boxes里调出你的文档?of course他们回电说正在处理中,因为就是正在处理中。然而我盯着 "我知道你现在很忙,可是现在的形势的确比较着急"的话久久发呆,心里小声的说,你肯定不知道我有多忙。我和Frank讲。然后Frank说你和她说了这个吗,那个吗,A,B,C,D 我说我都说了,详细地在那6,7,8封邮件里说了。Frank 又问那你讲了系里最忌讳打电话询问吗?我摇头,讲不出口。Frank突然就沉默了,换了话题。
我却出乎意料的又回了一封长信。最后的最后我写了这么一段话:

我啊,觉得可能周一一到你说不定就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在周一,周二来到之前的这个周末,你好好静下心来想想duke和columbia的项目哪个更适合你吧,排个一,二。不要等录取通知书来了再犹豫,那才是真的晚了,丢西瓜捡芝麻。像你现在的"纠结于去还是不去"状态,不是通知书来不来等解决的。而想清楚这样的事情做出判断,是对你的未来有深远影响的。

申请过程是漫长的,等待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也是最折磨人的环节。等待黎明曙光前的黑暗中是最容易犯不必要的错误的,要忍耐。
我确实非常非常忙,神经也非常紧张,昨天即使是周末我都没怎么合眼。然后今天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给你写这封邮件,我只希望你能理解我的两点心意:一就是世界是有自己运行规律的,比如周末不办公,比如文书系统。二,独立思维,分清重要和优先性,不要受外界环境的迷惑。这样才不会忙中出错。

我写完后转给我的爸爸,说我是不是长大了。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可以结束的话,就不叫故事了。
我还是去问了。我拜托和我坐在一个日语班上的中国女孩子,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却厚着脸皮让她再去系里帮我问一下。于是这个女孩子便去了。然后回来轻快的和我讲,说小米一见到这名字就乐了,说打了无数次电话来问,然后两个月前就告诉她肯定录了。然后还有就是托福不够,开学之前要先上英语。于是我便放心了,原样回了信过去。池还说一直没收到信会不会是邮箱账户什么的问题,我一边说不会吧一边想着以防万一还是问一句吧。

所谓drama从这里才开始。回信的那个晚上,我早早的半夜一点就打算爬上床去睡觉,因为有早课的缘故。睡前手机收到一封信,点开一看我就后悔。让我到早上4点半还睡不着的文字,我就一个字不漏的全放在下面。

谢谢你。
耽误了你宝贵的时间,还要麻烦你托人情,对此我十分抱歉。
不过我还有几句话想说。
首先邮箱以及联结我没有问题,因为当初提交申请的时候收到过哥大发的确认邮件。
其次我基本上每天都会查当初申请的那个applyouself的系统,这点常识我还是知道的。到今天还没有任何的消息。
再次今年我申的这个专业的学生已经有人拿到fedex的纸版通知书了。
最后关于打电话的问题。三月初的时候第一次打电话问到了结果,小米说我周五会收到邮件。到了下个周一还是没有邮件。于是打了第二个电话,她说周二周三应该会有,最迟不会超过周五。到了下一个周一还是没有。于是打了第三个电话。这就是小米说的无数。
哥大收了90刀的申请费,有义务回答我申请中的各种问题以及告知我的录取决定。我申的那个项目二月底的时候所有的结果全部都出来了,如果没有打电话的话,一个半月以后我还是不知道我的申请情况。每个学校的院系都很多,没见过这么没有效率的。
 
我说完了,冗余的话前面就跳过吧。
再次表示感谢。
我知道你很忙,就不必回了。你的意思我明白。
祝好
 

我第一个反应是没搞错吧。第二个反应便是委屈,我这大半年,折腾折腾。第三个反应才是愤怒,我这大半年,换来一通教训。于是我才写了那篇致比我年龄小的孩子。我觉得并不过分。如果大家不是一家人,这就是没礼貌。如果大家是一家人,这就是不尊重人。

如果事情到这里结束。今天我就不会站出来解释。顶多有人说我脾气大。
我知道人类都是爱子心切。自己的孩子是一点都碰不得的。所以我很早就做好了挨千刀的准备。杨家的规矩就是长辈教训,是绝对要听的。我爸爸从小就和我讲,不管怎样,长辈永远是长辈,长辈永远是对的。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长辈会找上我爸爸,而我的爸爸不得不因为我的行为而低头道歉。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耻辱感漫的全身冰冷。人类都是爱子心切。让我的爸爸一边听着对我的数落一边低头道歉对我爸爸是什么样的滋味,我一想就哭。无论怎样说,我爸爸没有错。我知道杨家是有规矩的。但是我也想说,杨家论辈分,我是这一代的老大,从小我一点好处没捞到反而挨骂的永远是我,直到今天依然挨骂也无所谓。但是我和小孩子的争论也好什么也好,为什么要动到长辈来训我爸爸呢。

所以今天我来解释整件事情来龙去脉。我恳求长辈们不要把愤怒发在我爸爸身上。我今年25岁。经济独立,思考独立,我从小到大也习惯挨训,这点小事更可以一个人承担。算我求您们,不要再去找我爸爸。人都是有底线的。我的底线便是我的爸爸。
所以关于这件事情,我要向我的爸爸道歉,因为爸爸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又急又气。对不起。

整个过程中有无数友人比我还气,我反过来安慰他们,说社会会补上这个教育的。整件事我觉得没有什么道歉的必要,我没有对长辈不敬,我只是被我的后辈教训之后挣扎了一下。站在奶奶墓前摊开一封封邮件,我不会心虚。

我本来是不想解释的。解释的明明白白之后也没有任何益处。爸爸看到blog还是会又急又气。长辈恐怕也还是会愈发怒吼我爸爸。而我的后辈也不会觉得哪有错。
可是我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告诉我,我应该长大了。我有我的人生,我有我的权利范围。我最讨厌删除自己的blog。我既然有胆子写,就有胆子承担后果。你可以说我狂妄。我清楚知道在我的职业,社会圈子中我并不狂妄,不会被社会机器碾碎骨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每天为人处事遵守社会准则,与学校同事相处非常professional,衣食奔波,嬉笑怒骂都留在公寓方寸之内。我尊重别人,也换来别人的尊重。唯有在杨家里,我似乎永远是那个最坏榜样,染黑一缸水,还偏偏一路撞大运上了大学毕业后终于用不着父母供养。一路过来,我不是不在乎,而是学会不在乎。我不再是16岁时被拒之门外,尴尬地站在门口的小孩,我也不再是被轻笑着问那所谓艺术专业都学啥啊的时候赔笑,或是被说北大学生都散漫的时候只是点头的大学三年级菜鸟。作为经济,思考,情感独立的成年人,当我觉得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冒犯的时候,我有权利选择告诉对方我被冒犯了。

人都是喜欢看热闹的,或者说喜欢幸灾乐祸的,所以我还是把那篇blog连着这解释一块发了,博个一笑。至于那篇文章,也作为以后我永远不帮任何申请的人改任何ps或是任何建议的标准解释。

Advertisements

About GloriaYuYANG

art historian, writer, a dog person, NYC-resident (not new yorker), a ph.d student of Japanese art and architecture,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解释之一

  1. Lin说道:

    pat pat 帮别人的时候要量力而行。你到吐血的边缘还回长信,别人会以为你还是小有时间。委屈了自己的后果就是,会要求别人一定感恩!量力而行,如果自己真的要崩溃了,就说自己要崩溃了,再多一事就要撞墙了。这是真的,我都知道,但是远在万里的人不知道这里的世界有多么疯狂忧郁。你往前想两年,他往后想两年,争取互相理解。

  2. Vanessa说道:

    我也算看出来了,你委屈自己成全别人之后,别人才不会知道感恩呢,脸一翻人家根本不在乎以后是否还跟你是朋友还要维持个关系,我也破财费力差点吧自己折腾过去后人家反尔不理我了,所以说没心没肺得人到处是,再没必要太为别人着想而委屈自己了。尤其我们这些还不完全是pushover和没脾气得,最后只能气到自己。

  3. 说道:

    Give me a call when not too busy.

  4. Zhang说道:

    土豆,看样子你还是那么有个性!我们都很喜欢你的个性!我前些天又去梅里了,可惜又没有看到。啥时候回国啊,再走一次云南

  5. XIAONING说道:

    谁让你这么勤快的,像我这样磨蹭的,估计人家找过我第一回,也不会再找我第二回了算了,其实也不是所有85后的这样的,礼节这种有深度东西,不是你说说丫,丫就能懂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